靈魂伴侶的關係盤分析:理查波頓和伊麗沙白泰勒(下)

文 / 羅安娜

讀者閱讀至此疑問必然會昇起,既然他們如此匹配,到底那兒出了錯,如果靈魂伴侶亦不能避免不幸的結局,不具有利條件的平凡情侶豈不更是希望渺茫!其實這個部分,只消查看土星,答案便會現身了。請留意,波頓的土星與他的太陽在天蠍座相同度數的位置,所以天蠍月亮會與波頓的太陽及土星出現合相。土星慣於統治世界,日土合雖可賦予波頓十足的老板氣派,麗沙亦因此而傾倒,但情況惡化時,月亮無疑會感受到土星冷酷的一面。土星所代表的紀律和限制,往往易被某些愛好自由的靈魂視為虐待。 

對麗沙而言,這個月亮與土星的連結像是「馴悍記」的真實生活版。即使她知道月亮需要與土星角力才能長大,仍然不願公開讓波頓得逞,因為她從來沒有被人限制過,自我否定不能與她性格中的其它部分共存。土星的連結從好的方面來說有助於婚姻的持久,只要土星那一方能捨去掌控的企圖代之以明智的教養,故具有責任感的配偶或以服務為樂的社會工作者較能體會土星連結的好處。至於活躍公眾舞台的波頓和麗沙,則受制於超級巨星的形象,難以自我反省,排除了謙虛接納土星的可能性。

另一個磁性連結加重了這對銀色伴侶的特殊問題:波頓的天王星與麗沙的太陽同在雙魚座,天王星閃電式的一見鍾情一向缺乏深思熟慮,啟動了兩位已婚人士的化學反應,它不可預期的天性打開了所有可能性的大門。天王星的魔力來自觸電般震顫的興奮感,將情緒帶向令人驚嘆的高度,但這感受卻不一定能夠持續,除了在性方面的結合十分美滿之外,還需要其他驚世駭俗的因素,譬如情人別嫁即是魅惑之一。除了與波頓的天王星相關外,麗沙本身的天王星更與自己的金星準確合相於同星座同度數,使愛情成為她的另一類藥物上癮,希望他們的關係維持在難以置信的高度,可惜人類的神經系統無法長期承受外行星的超「 High 」,經過一段低調的日子之後,麗沙開始懷疑感情的強度是否一去不返,殊不知天王星的吸引力是在所有舊有形式完全崩解之後,才會再度被點燃,可惜他們沒有為此感恩,反而在大眾媒體演出多齣鬧劇,寧願訴諸離婚,不肯等待雨過天晴,或在彩虹出現前搭建靈性探索的天橋。麗沙藉著離婚懲罰對方,並未根本解決婚姻的困境,雖然離婚已完成所有手續,但這對情侶卻從未真正獲得自由。

  由占星的角度來看,波頓夫婦擁有上天全部神祉的祝福,對大多數人來說,只要涉入其中任何一項都是一場精采的盛宴。太陽與月亮的組合,帶來深刻雋永的友誼;金星與火星的組合賦予愛慾的歡愉;天王星的接觸有來電的感覺,土星對月亮的相位,導入世俗責任的承諾,還有那些地方是麗沙所不明白的呢? 妳若讀過我在費加洛雜誌所寫的「金星愛情篇」,便會注意到波頓的金星在摩羯座,他期待中的愛需要相當程度的穩定性,摩羯的宮主星土星要求具有嚴肅目標的浪漫,其次再考量摩羯對宮的吸引力。對於摩羯的事業野心,巨蟹所提供的關愛和生活照顧,是波頓日後在他與蘇珊韓特的婚姻中企圖尋求的溫暖,也是晚年與秘書伴侶結婚的理由,這在在顯示波頓企圖在麗莎旋風外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 

麗莎不幸一直活在虛幻的公眾形象中,她無法理解真實婚姻中妥協的必要,對於酒精和藥物依賴更使她陷入自我耽溺的泥沼。雖然有人認為占星學的配對屬於神秘學的領域,以致忽視這方面的建議,但卻不得不為波頓夫婦惋惜。他們相互擁有時是如此的豐盛,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夠取代對方的地位,離婚和再婚徒然證明內心依然愛著對方,雖然受到各方輿論嚴責,但觀眾仍然看得出來他們屬於彼此,然而倔強令他們無論在舞台前後均拒絕與愛達成協議,波頓的醫生宣稱:腦中風奪去了他的生命,但實際上真正受到重創的是他的心,他的心僅以一半的能量運作,另一半卻早已屬於泰勒。

  不論這段愛情故事是否以應有的方式結束,對占星學來說波頓夫婦的婚姻仍不失為配對關係的典範,他們之間的愛浪漫狂野,情意無止境的蔓延,卻浪費經年四處追尋,僅存於彼此間的奇妙感受。並非天上的行星妨礙了這對情侶,而是他們無法認知活在世間,人人都受到某些限制。若我們透過當代傳奇人物上演的憾事,能夠領悟到珍惜有緣人的可貴,在我們尋找靈魂伴侶的旅程中,將可以接收到更多來自星辰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