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對占星的探討與質疑 之四

科學家對占星的探討與質疑 之四

古代神話中的神明是長生不老的,但在其他方面卻和凡人一樣,有喜悅、歡愉、氣憤、嫉妒和慍怒等情感。因此代表它們的行星,不僅成為其顯現和居所,也具備同樣的性情。這樣,每位神祇——對應行星——都是某種力量的中心;其作用能否發揮出來,則取決於其他神明是否從中作梗。

冬至到夏至的太陽


我們人類的命運是如此的不甘逆料,這一定是神明任意播弄的結果,神明往往喜怒無常,但行星的運行是可以預測的。既然行星就是神明,那麼只要知道了行星的運行規律,不就能搞清楚神明的意願,瞭解它們對人生的影響了嗎?

正因為如此,隨著古代天文學家對行星運行規律瞭解得越來越多,他們便認為,自己對掌握支配人類命運的力量也知道得越來越多了。古希臘人提出——可謂先見之明——行星的運動是由某些自然規律精確決定的。就連那些人味十足的神明也無法改變。

由此他們推斷說,人類的命運也同樣和這些行星的可預測的運動連結在一起。那麼,決定我們每個人命運的又該是什麼呢?只能是人類開始在塵世間,伴隨天界永恆運動的時刻——我們每個人的生辰。

  
因此,人們便形成了這樣的信念,每個人的命運都是當他出生時,由各個行星在天上的位置確定好了的。除此之外,便只有遵從自然規律的行星運動,以及在這種情況下,代表神明的這些行星的影響。這便是肇生占星術,是由古希臘人在西元前數世紀時發明的。
肇生占星術的核心內容,是一張生辰占星圖,這種圖上,畫著一個人出生時,從當地來看各行星在天上的方位。古希臘第一張生辰占星圖,大約是在西元前三世紀左右繪製成的。對於古代天文學家來說,觀測眼前恒星和行星的方位,是件比較簡單的事情,但要做出過去某人出生時,或將來某一時刻時的這類星圖,以便預測一個人的命運,卻要困難得多。

對於古希臘的占星學家來說,要製成這樣的星圖,就必須知道各行星的運動方式,即須掌握某些天文規律,這樣才能計算過去或將來任意時刻上的行星位置。

古希臘天文學之所以得到發展,原因之一就是人們極其熱切地希望瞭解行星的運動。托勒密在西元二世紀所進行的研究,標誌著這一時期天文工作的頂峰。托勒密的地心宇宙學說不在本文的論述範圍之內,不過提一句,他的工作是一項巨大成就。憑藉托勒密學說,可以預測各行星的位置。

因此,在那個單憑肉眼觀測天象的時代裡,它被人沿用了數百年,直到哥白尼時代才出現重大改動。有了托勒密的研究成果,古代人在繪製過去或未來時間的占星圖時,手裡就有了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