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星 (PLUTO) 之五

量子占星/彭定軒 2013 年版

 

 

十二、引發爭議的驅力

冥王星讓人產生執妄之念,欲用獨特方式取得成功及權力,不達目的絕不放棄,有「死也要贏」的頑強,為達目的以身試法,「明知不可為而為之」。

冥王星的極端與絕對,使人不惜破壞現狀的安定,也要全面取得掌控,不惜以飽受爭議的言行,製造各類型社會案件,引發外界議論紛紛,演出「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危機劇。

個人在冥王星宮位中,常使自己與週遭人事的互動,不由自主趨向惡質化,造成彼此精神上的折磨,是我們「自虐虐人」的所在。


十三、集體意識的業力果報

個人的冥王星,常反映出時代整體的受害心聲,人類在專制極權的殘酷迫害,長期受剝奪、欺凌、壓抑,導致 「非人 」的荒謬處境之下 。 集體意識 所產生的懷恨、怨念、詛咒及對抗的能量,會透過時代英雄、烈士或惡魔的行為遭遇呈現。

在冥王星宮位中,我們會接收到家族課題,與社會集體潛意識的能量,在遭到恐怖剝奪的境遇後,又被迫「黃袍加身」,取得操控他人的極權在手,「絕對權力產生絕對腐敗」,對人類動物性原欲的展現,帶來嚴苛測試及考驗

冥王星的象徵力量,充分呈現在「悲慘世界」的兩位主角身上,尚萬強遭受時代的極權壓迫,因不服「輕罪重判」,一再對抗體制自毀前程,成為前科累累的危險罪犯。

之後尚萬強雖拼死奮發,取得驚人財富及權力,但在選擇自保或救贖無辜的緊要關頭,仍逃不過道德良心的驅使,招致麻煩上身,只有拋棄所有,再度走上逃亡之路。

賈維同樣在環境殘酷壓迫下成長,卻選擇進入暴虐獨裁的體制中,稟持偏執信念,發揮極端的權力宰制,對人對事採取「未審先判」的酷吏態度,形成另一種罪惡型態的共犯。

最後賈維在冥頑不靈的僵固信念,與親身遭遇的寬恕經驗當中,內心歷經「天使與惡魔」的激烈交戰,陷入「形式正義」與「實質正義」難以兼顧的處境,而走上自絕之路。

冥王星乃個人意識難以理解的「命運之力」,透過對「生存權」的殘酷剝奪,迫使人類正視生命的「原罪」,臣服於因果業報。冥王星使人在心理及現實層面,時刻面對生死存亡的議題,無法逃脫宇宙律法審判律法,生起「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