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占星的邏輯 之五

量子占星/ 彭定軒2013 年版
依照古典物理的邏輯,世界是一個機械性的因果系統, 即輸入 一項 「 行動 」 為 「 因 」,一定會輸出一項「反應」為「果」。例如敲下鋼琴的一個鍵,一定會發出一個相對的音,否則就是鋼琴壞掉了!可能是此系統因故無法運作,或運作不良,無法呈現「一個動作,一個反應」的「線性因果」。而 系統的輸出項,僅與當下及過去的輸入項有關,而與將來的輸入項無關。也就是說,我們當下敲下哪幾個鍵,就會出現哪幾個音,不會發生現在彈一首莫札特K331 「土耳其」第一樂章,卻發出一串第二樂章的音符,就算緊接下來要彈的就是第二樂章,也不可能出現這種狀況!

換言之,反應是有順序的,不會在動作之前就出現, 輸出項絕 不 會在輸入項「之前」,如此才是「物理可實現性」,能出現在人類現實世界中,因此稱為「線性」的「 因果 」系統 。

不過此種古典邏輯的「線性系統」( Linear Systems ),早已不適用於繁複多元的現代社會,取而代之者,是二十世紀後半所發展出,混沌理論中的「複雜系統」 ( Complex systems ) 。

複雜學研究的是一群相互影響的個體,所可能產生的集體現象,可用一句「三人成眾、四人成亂、五人成混沌」來形容。 如果事情只關乎「單一」或「一對」個體,都可用單純的牛頓運動定律找出答案,如地球運行及地月相對運動。如果關乎到三個以上,譬如「日月地」三者間的精確作用力,就需使用「多體動力學」,因為涉及因素太多,還未必能找出正確的運動路徑,或得到完美的解答。

例如一群人基於共同理念及訴求,起而遊行示威,群眾彼此的相互影響,就常產生「突發現象」(emergent phenomenon),最後形成難以預料的結果及後續影響。歷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出自人類的群體行為,古如歐陸的法國大革命、今如台灣的二二八事件;遠如2008 年金融海嘯、近如二十萬群眾要求總統下台等。

在此要思索的是,一個現代人的際遇及命運,可否以一套占星、紫微、八字或其他類似系統,來做出完美分析及預測呢?答案是在「某種邏輯」之下,可以做出「某種程度」的預測及判斷。

如前所提,各種領域的專家學者,欲對人事物進行觀察、統計及描述,都需要先行採用某種理論架構,作為依據,設計出「適用模型」,再蒐集歷史統計數據,來進行比對、分析及預測。

從扮家家酒的玩具小屋,到兩軍對戰的兵棋推演,至宇宙演化的大霹靂理論,人類無時不在創造「具體而微」或「大而化之」的「理論模型」。

各式的命理系統,也是人類對於不同的「人事發展」,所建構的各種模型,因不同氣候及地域生長的種族,在大相逕庭的文化及思想下,基於不同的哲理觀念,採用不同的技術符號,所建構出來的。可以說每種模型都有其適用性,也可說每一種都不完備,各有其片面的優缺點。

如同股票市場的技術分析,有隨機指標 ( KD值 ) 、平滑異同平均線(MACD )線、移動平均線等數十種技術,尚有葛蘭碧八大法則、波浪理論、K 線理論等數十種理論,尚不斷有新的理論工具,隨時可能被發明出來。

在人類自我控制 (self-control)的心理需求之下,無論是股市分析、氣象預測及命理系統,林林總總的 理論與技術,無一不是在過去的歷史數據中,企圖找出某種既定的模式軌跡,以預測出未來的可能性,進一步採取行動,製造有利於己的發展。

但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社會及個人生活,建構出比三維空間的「蜘蛛網」,尚複雜千萬倍的組織性,已處於「測不準效應」、「混沌理論」及「複雜系統」的法則下。所謂牽一髮動全身,95%的個人行為動作,都會引起廣大的「非線性」反應回饋,產生未可預測的「蝴碟效應」。

尤其在「自我應證預言」的個人心理作用,及「羅森塔爾效應」的社會集體期望下,人類自古至今,欲藉由人為的命理系統,預測未來與控制人生的夢想,可能終歸徒勞無功!

 

 

2018年度【量子占星課程】行事曆

 

【量子占星合盤專書】

 

【量子占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