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占星的邏輯 之六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3 年版

 

「所有的天鵝都是白色的」,數千年以來,每個歐洲人都對此話的正確性深信不疑,每看到一隻白天鵝,這個事實就越堅不可破。歐洲人無法想像會有黑色的天鵝存在,直到十七世紀末,一位歐洲冒險家,在遠征澳洲時,第一次親眼見到了黑色的天鵝!

從此「黑天鵝」便同義於「難以置信」,「黑天鵝效應」是指一種始料未及,正面及負面都可能發生的意外事件,對於往昔熟悉的日常認知,和平日穩定的生活秩序,造成重大影響及改變,包括你我原本平靜無波的金錢、健康、家庭、事業、社會體制,都可能在一夕之間被完全顛覆。

「黑天鵝效應」便是難以預料的「突發現象」(emergent phenomenon),人類文明始終在為個人行為及社會現象,建立「線性化」的統計預測理論。企圖根據過去的歷史,不涉及觀察及預測「對象」本身的動力模式,以統計方式預測對象的未來發展,「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在此姑且不論鐵板神算「天書記載」的命中注定式 ,「線性化」堪稱各種「事件派」命理學的基礎觀念 ,無論是以天干地支等純符號,或紫微貪狼等虛星的循環性排列,或是以日月水金火等實星的運動變化,企圖架構出一種「封閉」的模型,可以如古典物理學,準確算出人類這個「物理系統」的運動軌跡和最後位置。

已知的現實是,個體對過去事件的記憶,會影響到未來,行為會受到記憶或反饋作用(feedback)的影響,依過去的情形調整策略,個人及群體會調整行為,以求改善表現「自行找到生命的出路」。

或是,某地發生的事件,會影響另一地的情形,成為連鎖的「蝴蝶效應」。也就是說,人類小至個人家庭,大至社會國家,是個「開放性」的生命系統,會受各種已知或未知的「環境因素」所影響,

類似於心理學中「 周哈里窗 」( Johari Window )的理論,也適用於集體人類的社會層面: 世上有些我們知道並證實之事,屬「已知的已知」;另有一些我們不知道之事,屬於「已知的未知」;還有些我們知道卻尚未證實之事,屬「未知的已知」;更有一些我們「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之事,屬於「未知的未知」。

人類會不會登陸火星?外星人在哪裡?人體哪些部位是可以替換的?這些屬「已知的未知」,只要足夠的努力和時間,人類的文明發展,終有一朝能回答這些問題。

人類會不會找到亞特蘭提斯?平行宇宙存在嗎?科學能證明或否定上帝嗎?這些哲學與信仰的問題,屬「未知的已知」,是人類文明繼續發展千百萬代,直到文明崩解,宇宙壽終,都未必能回答的問題。

2008 年之前,全球上百萬的金融專家經濟學者,沒人預測到隔年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 2004 年之前,沒人會預見集體的「社群網站瘋」,未來二十年會發生什麼世界性的災難?下一個十年會流行什麼?這就是「未知的未知」,也是一種黑天鵝效應。

黑天鵝效應越來越普遍,這聽起來似乎很矛盾,人類的理性用盡全力,想要透過各種方式,「如己所願」計劃未來。但「計劃趕不上變化」,黑天鵝時常從中阻撓。

「世事如圍棋,千古無同局」,十九路圍棋是一個封閉的線性系統,但無論人腦及電腦,仍算不盡其變化。更何況在「非線性系統」的複雜作用之下,就算人類全體卯足全力,仍舊人算不如天算,世界始終朝著意想不到的方向演變。

 

 

2018年度【量子占星課程】行事曆

 

【量子占星合盤專書】

 

【量子占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