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占星的邏輯 之十一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3 年版

 

二十世紀中葉,法國有位90歲的卡門特太太,她因考量自己年老無依、生活無著,於是設法找了一位律師幫忙。雙方達成了一項協議,她將居注的房子賣給律師,房屋付款方式,是每個月幫她負擔生活費用,直到自己去世後,房子就歸律師所有。

當年47歲的律師先生想說,1965年的法國,女性平均壽命不到70歲,這位老婦人當時高齡90歲,已經超出平均值二十幾年了,隨時可能蒙主寵召、去見上帝,這門交易最多十年內,一定可以完成,屆時獲利可期。

但十年後,律師先生準備另作打算了,因為卡門特太太已度過了百歲誕辰,且還十分健康、毫無病痛,看樣子還可活上好幾年。但沒想到十年後,她居然過了110歲生日,靠得還是律師支付的生活津貼,但律師這時已經67 歲了!

又過了十年,到1995年時,律師先生多年的期待,終於在77歲時結束了,但並非原本預期的,而是律師自己告別塵世,先走一步!而卡門特太太還活著,已經120歲了,她直到1997年才壽終正寢,享年達122歲!

人類的生命歷程,都有其必然性與偶然性,「一定會死」是必然性,「何時會死」則是偶然性,要視當時個人、家庭與社會的狀況,誰也說不定!任何人的人生歷程和壽命長短,都是永遠難以斷定的,但如果把人類群體的資料蒐集起來,並做整體的統計分析時,做成大數據,其中就會浮現某種「模式」出來。

真實世界的人類 ,個體行為並不會像自然界一般,總是按著物理定律、季節法則來行事,而是有時很有條理,可以準確預測行為跟結果。例如平常日的尖峰時間,一定會有大批上班族及學生擠在路上;而在非上班日時,可能有些人要工作,有些人參加活動、有些人出門踏青、有些人在家休息,行為模式顯得雜亂無章,完全不可預測。

由人類群體組成的複雜系統,一定同時兼有這兩種性質,在某時間點上,有些人具有條理 ,呈現「 複雜但有系統 」的行為;有些人較無條理,呈現「完全隨機 」的行為。

統計群體中的每個人,雖然乍看都是各自隨機行動,卻經常顯示出「一致」而「可預測」的群體行為,似乎是「有意識」地追求同一目標。譬如尖峰時間的通勤者、金融市場中的投資人、批判時事的異議份子等,都會引發「相對應」的群體現象:造成交通阻塞、市場恐慌崩盤、網路發燒的爭論議題等。

更大規模的集體行動,像是極端的地區氣候,如乾旱、洪水、颶風、熱浪等現象,都可看作是無以數計的「水分子」和「空氣分子」,以海洋、雲朵、水氣和大氣等型態運動,造成的「群體效應」。如果再把人類的集體行為,「工業化」的因素加入,就會造成「全球暖化」的「突發現象」,而這種集體運動的後果,在距今一百年前,還是人類所無法想像預料的。

針對人類個體行為,及社會集體潮流的預測模式,在不同文化背景下,逐漸成為東方的八字、紫微斗數,及西方的占星、靈數等命理系統。無論哪一種系統模型,都有一種附加功能,就是隨著時間之箭的方向,預測未來發展的「流年運勢」。
無論是生物個體還是地球現象,都處於在「系統化」和「隨機化」的兩種極端之間,所出現的行為模式,也介於百分之百可預測的「完全秩序」,和百分之百不可預測的「完全隨機」之間。透過歷史觀察可發現,單一個體的行為處於中間地帶,在適度的範圍及尺度下,的確有某種生命的「共通模式」。

因此,包括占星在內的東西方命理系統,在針對個人命盤分析預測時,都不能忽視其所處家庭、環境、社會、種族、教育背景,給予當事人的影響及型塑力,而只依據個人經驗、傳統理論、複雜技術及過往資料的大數據,任意論斷命盤主一定「是如何」或「會如何」。

每一個人都是活在集體意識之下的個體,無法單憑個人力量生存,不能單靠個人意志行事,而是與周遭環境「相互影響」,形成某種「主動創造」與「外界反饋」的作用。

哲學家康德說:「 每個人都是隨著自己的意向追尋目標 ,此目標通常與其他人的目標相反 ,然而人類個體和群眾,就像跟隨著某條「引導之繩」,朝著一個符合自然,但對每個人都屬於未知的目標邁進。所有人都努力去助長這個共同目標,即使他們從不看重這個目標,甚至從未意識到! 」

 

2018年度【量子占星課程】行事曆

 

【量子占星合盤專書】

 

【量子占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