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占星的邏輯 之十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3 年版

 

1814年,法國數學暨哲學家拉普拉斯,在其著作中道:「如果有位智者知曉『驅動自然』的所有力量,以及每一個物體『構成分子』的位置,而且他用異常偉大的能力,將這些數據完全分析透徹。
那麼他就能把大至宇宙最大星體的運動,小至最小原子的運動,都包含在一個準則中。對他而言,沒有任何東西是不確定的,未來就會像過去一樣,完全呈現在其眼前。」

在十五世紀前宗教神權的主宰下,大多數人對生命懷著「上天恩賜」的信念,出生在何種階級的家庭,長於什麼樣的環境,就註定扮演命定的角色。一切都是神的意志所安排,無庸質疑也不可違抗,什麼都不用問,只要遵從教會的旨意,為上主奉獻,便算完成自己的天命,形成千年不變的「宿命性」觀點。

十六世紀起人類意識普遍覺醒,展開科學革命,開始鑽研自然原理,企圖找出世界運行的規律性,這時發現天上的事物 —如星體運行 ,和地上的物體 —如蘋果落地 ,是同一種力量的作用, 古典力學的建構,促使「機械論」的觀點出現。

進入二十世紀,世界趨向多元及複雜化,在量子力學的思想革命帶領下,人類開始思索到,宇宙萬物在一定會發生的必然性,與不一定會發生的偶然性,之間還存有很大的模糊空間,「機率論」於焉成形。

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在表面底下,有著相互聯結的關係,現實中的一切現象,隨著時間流動,也是不斷變化的。在它們之間的連結和發展中,根據彼此是否有必然的因果聯結,二十一世紀前,主要分成兩種論點:

一種是「確定性」的因果關係,指在一定條件下,必然會導致某種結果。譬如我們將一萬元存進帳戶中,在政府及銀行沒倒閉的前提下,年利率2%時,一年後就一定會得到兩百元利息,可稱為「決定性」。

我們知道,水的沸點是攝氏100度,如果在高山上氣壓下降,則水不到100 度C ,也會開始沸騰,這種關聯屬於自然法則的「機械性」。決定性和機械性,都是用已知的因果關係,預先計算出確定的答案結果,屬於「必然性」。

生活中的很多現象,是既有可能發生,也有可能不會發生,譬如我們將一萬元用來買基金,在政府及公司正常運作下,一年後基金淨值可能跌到五千,也可能漲到一萬五千。又如明天或下週會不會下雨,發生的機率介於0%和100% 之間。此種現象純屬「機率性」。

機率性是我們無法用所知的因果系統,事先預測確定的答案,只就可能結果,計算出機率值,因此屬於「偶然性」。

在二十世紀後半,還出現了第三種論點:「混沌性」。指的是「非線性」的因果關係,譬如我們如果在網路上發表一篇文章,內容是質疑某食品的添加物,可能會石沉網路大海,也可能會掀起一陣社會譴責聲浪 , 引發連鎖反應 ,導致企業面臨倒閉危機的狀況。

如果發生後者,我們將會發現其中雖有因果作用,卻是事前預測不到,也無法「一個步驟,一個效果」予以操作的,更難以重複炮製出相同的事件。

混沌性是我們可以將參數輸入既定因果系統,但因不可想像、也無法計算的參數太多,以致無法預測最後結果,可算是一種「偶然的必然性」。

在日常生活中,無論是股市漲跌,還是社會議題或事故引發,凡是捉摸不定,甚至要以「運氣」來解釋的事件,都可以用機率模型進行「定量分析」。 無論氣象預測、股市理論或技術分析,都是一種推演事物變化,及預測最終結果的模型。

人生中 不確定的複雜性,既增添了無數可能性,促使人類創造出無窮豐富的型態,又帶給人們未知的煩惱及恐懼。於是 人類在不同語言、文化及思考模式下,運用不同符號象徵,創造出各種理論,如紫微、八字和占星命盤等模型,藉以觀察、描述、預測和判斷,單一生命體的性格、行為和際遇。

建構適當的機率模型,做出可能性的預測,常是解決問題的有效手段,甚至是唯一的手段, 但如何有效及準確地,運用此模型做為預測工具,端看使用者抱有的人生觀和哲學觀。

究竟是抱持 「 上帝設計性 」 的神擇論 ,還是以 十九世紀的 「 機械運作性 」 的天擇論為主 ,或已演化到二十一世紀的「量子機率 性 」及「混沌非線 性 」 的人擇論世界觀呢 ?

 

2018年度【量子占星課程】行事曆

 

【量子占星合盤專書】

 

【量子占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