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澤直樹」★日本文化★占星學 下

「半澤直樹」★日本文化★占星學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3 年版

半澤一劇中的名言: 「上司的失敗,是下屬的責任,下屬的成績,則是上司的功勞」 ,彰顯 「年功序列」的職場倫理,企業 決策以派系的「元老院」為主,難以 大刀闊斧有效改革 。「不成功,便成仁」要求完美的武士道精神,更養成 日本人 恐懼犯錯 的 文化,只要出事 ,為了公司名譽、上司權位、團體同儕等,更大的利益著想,必需有「替罪羔羊」被獻祭, 使推諉卸責的戲碼 , 在企業中不停上演。否則「驚動」天聽, 就 會牽連公司內部集團的利益 , 為了維護團體中派系的結構穩定,像半澤一般 「棄車保帥」, 被犧牲的小卒 , 不足為奇 。

 


日本企業的傳統階級與權威意識,上班族像進入迪士尼的「怪獸大學」,接受「同化」的教育訓練,從一開始被「怪獸」上司威嚇 ,身為「小孩」下屬,瞬間榨出精力,貢獻給公司。到年功夠高 、 序列夠深 , 成為越來越大的 「 怪獸 」後,就能 壓榨部屬 , 以維持體系運作 。 此等處女加上雙魚,為了工作「無私無我」的精神,不懂爭取自我權益的性格,在「非」日本人眼中,著實「不思議」!

因此,我們見到日本人為了更有效率的工作 、 生產及服務眾人 ,更規律有序地 生活 ,表現出 一絲不茍的特質 ,擅長研發精密機械與實用生活器具。日本產業風格以「小巧精緻」聞名於世,產品無不著重細致的「工法」,謹守傳統的精細手法配方,並 精益求精追求完美 。此種精神使得日本產品,都如同手工打造的鐘錶,既有著自動化生產的精準,又具有藝品的細膩,徹底 實踐 「巧手 工匠 」的 精神。

處女及雙魚的組合,同時具有勤奮專注、講求精細、擅於學習、改良模仿 的特質 ,在資訊工業發展的時代趨勢下 ,曾經造就日本企業的輝煌 ,20 世紀80 年代「日本第一」的經濟奇蹟。

但在科技泡沫破滅後,此種特質卻顯得 被動 麻木、拖泥帶水、理想過高又不切實際,使索尼、松下、三洋等世界型企業,面臨韓中台等對手的強勢競爭時,在「少做少錯」的無為態度下,無法突破窠臼積極創新,連年巨額虧損,卻一籌莫展。

日本人性格中的雙魚座一面, 屬水象的變動星座 , 是精神意境上的想像及體會 ,為了 心靈需求 、 藝術表達及情緒撫慰的無止盡渴望, 「 精神融入 」於 團體性的領域 。 雙魚座在占星學中 ,代表 文明演進的最後一個階段 ,需要大量偶像、傀儡及犧牲者,透過 心靈冥想、藝術創造 、團體 修行 ,營造 超越現實的夢幻世界 ,從「謙 卑順從的僕人 」, 轉型為 「 臣服靈性的羔羊 」 。

在此能量之下,我們見到日本人在「集體作夢」的精神需求,一邊研究精細學問 ,一邊創造浪漫藝術的特質下,任何生活事物都可「道」化,在傳統的茶道、花道、棋道、書道‥‥‥等「雅文化」外,更大量產出漫畫、動畫、電玩、戲劇及成人影片,內容極富創造性想像力,卻極盡「非現實可能」的影像「次文化」。日本人大量吞噬精神食糧,以自我麻痺、 放鬆與超脫 ,填滿 精神的空虛 ,融入「忘我」的 境界,紓緩龐大精神壓力。

日本國民發揮處女座型特質, 齊力打造首屈一指的已開發國家,成為亞洲國家的理想標竿 ,長期 維持高標的完美、規範、流程 ,隨時隨地「戰戰競競」的緊繃 態度 , 不可避免地,使日本人的職場過勞死,及精神疾病罹患率,多年來全球數一數二。同時與北歐諸國類似 , 在先進的福利社會中,缺乏現實奮鬥及努力目標,普遍產生的厭世心態,使優秀條件的日本國民,因一時受挫而自我放棄,成為遊民及繭居族的比率極高。自不待提 , 日本國民的自殺率,長年高居世界第一,無他國可以挑戰取代 , 此種雙魚座型的逃避傾向,更在日劇情節中展露無疑!

在此種「 處女 V.S. 雙魚 」的能量之下,日本人性格處於「 壓抑克制 V.S. 放縱沉溺 」 、「 批判分辨 V.S. 接納包容 」 、 「 分門別類 V.S. 雜亂無章 」 、 「 講究效率 V.S. 隨心所欲 」 的兩極化 張力 。等種將藝術靈感精雕細琢表現的能量,向上提升者,便創造一種超然脫俗的意境,以「宮崎駿」的動畫為代表,雕琢出唯美、耽溺、與世無爭的國度,表達人與自然萬物「實為一體」的出世精神。

得獎電影「禮儀師」中,不得志的大提琴家,基於 服務他人的需求,將注重流程的專業精神,一絲不茍運用在「自我犧牲」的工作中,以另類方式奏出「送喪進行曲」,服務前往另一世界的往生者,更展現日本人追求的「人我合一」的需求!

諸多以成人情欲為主軸的戲劇 、 電玩 、動 漫 、 AV 等 「惡文化」,則是向下沉淪的另一條魚。其中充斥「 無邊無際 」 的虛幻情節 ,極盡扭曲變態之角色,呈現日本人潛意識中「反社會」的人格違常。無不在替日本人精細及煩瑣的現實生活,一邊「自我壓榨」,一邊「自我哀憐」的擺盪中,尋求一種集體的能量釋放,彰顯 日本人的強力 「 反挫」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