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學中的瞬間與永恆


占星學中的瞬間與永恆
文/Jeff Jawer
  占星學與天體循環有關。它解釋人的性格,也通過觀測太陽、月亮、行星等運動規律以及相互作用來闡釋分析人生可能的經歷。研究占星學以本命盤為載體,本命盤則以人出生的那一刻為基礎。命盤是不變的,但隨著我們的成長,其潛在含義的象徵會發生變化。由此可見,占星學的基礎就是靜態的點(即出生的時候)和時間永恆運動的節奏之間的關系。
永恆與瞬間
  永恆與瞬間貫穿於我們的一生中,這是現在和未來的力量互相消長造成的。接受現在是人的情緒樂觀的標誌,客觀評價人的獨特能力是人格健全的重要因素。我們生活在當下,我們需要接受一切,包括自己,而不是


去試圖改變什麼。當然了,就算兩個人現在是相同的,他們也會在未來的成長中各自發生變化。身體結構會變化,價值觀會變化,人生態度也會變化。在生理和心理的成長過程中,我們還必須具有判斷不同年齡或環境的能力。
  所以,我們既是現在的我們,又是未來的我們。我們具備一些看似本能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幫助我們判斷自己是誰,別人又是誰;這種本能在童年時表現得非常明顯,在30歲以後會減退。而我們在年輕時並不明顯的特徵和才能在成熟以後會顯現出來。也許有人會說,人有永恆不變的本能或者說人的本性是遺傳的或是靈魂自生的;其他還有一些對人的本性的更簡單的表述。
  當我們的人生向前繼續,我們所遭遇的情況改變著對自己的認識。各種各樣的複雜關係使我們頻繁陷入問題或者改變信仰或行為方式。在出現爭議時,是保護自己的利益還是滿足別人的需要常常使我們左右為難。是退一步海闊天空,還是讓隱患更加明顯化?這是對我們提出的挑戰,它讓我們明白自己什麼時候應該保護自己的利益和需要,而這一點與隱忍的舊習正好相反。
關於本我的問題
  什麼是我們現在知道的?我們必須抓住這個關於本我的簡單問題。“我”是一個獨立的自我,因為我有自己的信仰和行為方式。維護本我的需要也許是造成心理壓力的最強大的力量。
看看下面的問題我們就會明白這個道理:“你願意選擇正確還是快樂?”這是一個精彩的問題。
選擇正確意味著完全瞭解自己。
選擇快樂則可能需要我們憑著自我感覺去發現不同的認識自我的方法,這也使我們得以痛並快樂著。
是的,哪怕是最不愉快的經歷也會具備有價值的東西,只要我們真正瞭解了它們,那麼就算我們在特定的環境下確實受到了傷害,我們也能奇蹟般地從它們所給予的必然經歷中獲得安慰。
比如,當你受到父親的叱責,你一定會很難釋然。因為這不僅僅關係到你自己,而且關係到你和你父親之間的相處的問題。如果他叱責你而你居然無所謂,那麼你們的這種關係反而顯得變質了。這種改變也許是好事,但是改變事情原本應有的方式仍使人難以接受。
在對個人進行分析時,星相學是令人敬畏的;因此用星相學對本我進行解釋是有力的、可信的。
如果一個不認識你的占星家能夠告訴你說,你父親非常冷酷而你母親又熱情過度,這種感覺就好象你的一生也在冥冥中早已註定。
人的命運看起來不像是偶然,命運實際上是天象所引起的反映,但是關於命運的說法是把雙刃劍。例如,如果占星家告訴一個人說命中註定他性格很倔強,那麼他要改變自己的性格就更難。因為他心裡會想,這是天上的行星規律註定的東西,我怎麼可能去改變呢?關於命運的說法當然大獲全勝,“命中註定”這一說再度被証實,人們更加確定占星家的話是正確的。但是想想看,如果他不是那樣說,你的情況會不會發生改變甚至變得更好呢?
非靜態的本命盤
  幸運的是,很多占星家都知道本命盤只是特定時間和空間的兩維空間的表示。它不會呼吸,不會流血,也不會成長。
不過,人類可以以此為開端進行選擇。
人們被內在的觀念和外在的不斷變化的影響衝擊著。
懂得這一點的占星家在占星和分析時就能夠把握住現在和未來之間的平衡,把握住重要瞬間及其在人生中可能的軌跡之間的平衡。
  培養本我意識可以使人從束縛中獲得自由,而不至於像被壓在玻璃下的蝴蝶。星相學以及其他知識體系,向我們真實地展示了事物的可能性的輪廓,但不能說明其實質。
實質性的內容與每個人的具體活動和發現有關,它在“現在是什麼”和“將來可能成為什麼”這兩極之間遊移。
人生不再像人的呼吸那樣容易把握,因為那不是一個事物,而是一個過程。正如太陽、月亮和行星在天空中繼續他們的旅程,我們也同樣處在持續的過程中。
  
  轉載自http://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