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學的原始意義

  文/Jeff Jawer   支離破碎的世界  對占星學而言,要想在現代社會中找到一席之地無疑是個挑戰。在這個所謂科學的世界裡,占星學往往被看作是逝去的世紀裏的守舊和無知的工具。當占星學利用500年前發明的低技術的鏡頭來觀察和描述事物時,人們也許會感到奇異。托勒密的宇宙地心說現在已經被認為是一個庸人的天真觀點。但是,一旦我們返回到現代社會的教條中,我們就會重新發現,占星學的真理是治療我們這個支離破碎的世界的良藥。  “支離破碎”這個詞也許有些戲劇化,但是,我們還能用什麼詞語來形容我們所謂的現代文明呢?我們破壞了大自然,我們採用了自動化和電氣化,我們的生活節奏加快了,我們和自己所居住的這顆行星的關係卻淡化了。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並不能簡單地歸結為技術的進步,實際上,是根本的哲學和科學體系使我們的感覺遠離了最直接的體驗。


在《艾本-阿拉比的神秘占星術》中,作者提圖斯-伯克哈特指出了我們因為哥白尼的日心說革命而付出的代價。在日心說中,無人居住的太陽成了太陽系的中心,我們對現實的真實感覺遭到了破壞性的打擊。  我們被告知一個事實:我們日常所經歷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們還被告知:我們不是太陽系的中心,而只是居住在太陽系相關的一顆小行星上。這些闡述的結果是,我們與自己的感覺疏遠了。每年,我們能夠看見太陽穿過黃道帶運行,我們感到自己生活在一個被固定的星球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科學理論與事實發生了衝突,而我們則為此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我們疏遠了自己的感覺,從此不再相信感覺;我們遠離了自己的身體,身體成為資訊的不可靠的來源。這樣的分裂(心理學上稱之為內心衝突)製造著瘋狂。我們快速地毀滅著物種和地貌已經不足為奇;我們用科技的財富越來越努力地工作,卻越來越感到不滿也已經不足為奇。當感覺離我們遠去,心智已不再健全。感覺是否欺騙了我們?  我們每天看見太陽、月亮和行星東升西落,但我們的所學居然告訴我們說這不是真的。我們學到的所謂真相是地球以地軸為中心自轉,自轉造成了人們對身體起落的幻想。通過這些,科學家們再一次指出了與我們所觀察到的一切格格不入的事實。這些科學的事實對於我們瞭解宇宙有重大意義,但是,我們作為個體,或是作為整體的人類,卻越來越在這樣的事實面前感到無力。力量源自於自我信任,來源於對事實的掌握,以及我們用感官帶來的信心在不同的經歷中遊刃有餘。當真相來自於外界的權威、科學家或其他方面,而且與我們的親身經歷有所不同時,我們的人生也就失去了力量。  占星學是我們喚回失去的力量的方法。它是我們通過直接的體驗來反映事實的體系。它告訴我們,感覺沒有被破壞,宇宙是協調有序的,宇宙與我們的關係也是協調有序的。占星學是一門人文科學,它把我們公平地放在生活的中心,使我們重新獲得對我們的心理健康至關重要的感覺功能。巨大的不可知的宇宙變得有序,地球也在宇宙的中心有了合適的位置。這就是關於占星學的治療功能的一切。喚回我們的力量  從客觀科學主義中喚回主體人的力量將使一切恢復平衡。占星學不是腐朽的舊物,也不是迷信或者偽科學,而是關於人類經驗的真實的科學。它象徵著人類行為的奇異空間,這種空間不可能被簡化或者絕對公式化。占星學這種非凡的人性化色彩對殘酷和卑鄙的規則秩序構成了威脅,所以占星學也為傳統科學所熱衷。如果占星學是真理,那麼可以說沒有任何科學實驗可以完美地複製出宇宙的一切,因為天空是不斷變化的。這樣一個動態的宇宙不適合今天的簡單科學體系。完全意義上的天體循環的概念是人類經驗的基礎,但絕不是普通科學教育的組成部分。  當然了,我們這裡提出的觀點不是要人們視科學為惡魔,而僅僅是想提醒大家,占星學是立足於其本身的優點之上的,強行把它納入現代科學的模式是不必要的。占星學不需要通過改變自身來適應現代社會,反而是現代社會才應該在現實中通過吸收占星學的觀點獲得利益。讓我們返回宇宙中心的觀點帶來的是精神的內聚、靈魂的平靜以及更高層次的次序協調。被現代科學疏離的人們猶如未校準的器具,他們看待事物的度量將被歪曲。在我們的生存和發展中,自我的內在和外在的聯系,主觀和客觀的聯繫不僅是可能的,也是必需的。如果你覺得同時包含這兩者很矛盾,那麼我想用偉大詩人沃爾特-惠特曼曾說過的話來提醒你:“矛盾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就是一切。”惠特曼正是雙子座的人。   轉載自http://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