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 序

Liz Green/原著          陳亮伶/譯

 

在美女與野獸的故事裡,那隻醜陋、嚴酷 和令人畏懼的野獸,最後總是化成英俊的王子和女主角結婚,這樣的情節安排似乎是對的、大家熟悉的、而且認為恰當的。正因為神話和童話故事的材料組成,就是象徵式的描述人類集體無意識心靈的價值,童話故事的特色就是引起人們一種對的感覺。故事似乎天真,卻帶著一種奇特的強制性和熟悉性。表面上這些故事的細節有著文化的差異,底下卻藏著情節和角色性格最根本的單純,因為這些正是人類內在心靈經驗的描述,也是主觀生活的基本骨架。總是同樣英俊的英雄、同樣美麗的公主、同樣愚蠢的巨人、同樣埋在地下的寶藏,野獸總是英俊王子黑暗的另一面。

土星
影像提供: Cassini Imaging Team , SSI , JPL , ESA , NASA

這種矛盾性似乎是生活很明顯的一面,人們可以接受它出現在神話或童話或其他的象徵主義,像是許多宗教的主題中;然而這種雙重性在現代占星學的觀點中並不多見。人們還是認為有些星就是不好,有些星就是好的,就算我們允許摻雜一點點模糊性,但那一點 灰在黑白分明下,還是一點點;大部分出生占星命盤的傳統解釋,還是存著特定扁平的、二度空間的性質。另外,對於出生圖( birth chart )的解釋,還是傾向根據社會的道德意旨,所以有所謂誠實與不誠實的相位圖,道德與不道德的層面,以及正面和負面的行為。

 

在占星學裡,事情還是傾向於「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性質。卡爾 ․ 容格 (Carl Jung) 曾這麼說,在基督教之前,邪惡不全然邪惡;我們也可以說在占星學被基督教化之後,已經喪失這個豐富象徵系統所包含的微妙矛盾。在所有占星的象徵裡面,最邪惡的就是土星,他屬於野獸的那個面貌很容易被認出來,但他做為英俊王子的面貌卻常被忽略。然而兩者缺一就不足以傳達這個象徵的意涵,那麼,解釋它對於個人就只剩下扁平化的價值。

土星象徵一個心靈的過程、一個性質、或一種經驗。它不只是痛苦、限制、和磨練的代表,也是人類都有的心靈過程的象徵,一個人可以藉由過程中所經驗的痛苦、限制、和磨練做為獲得更高覺醒和成就的方法。心理學呈現出人的內在有趨向整體或完整的動機或衝動。整體狀態的象徵是所謂的「自我」( Self )的原型。這個象徵並不暗示完美,完美只能由人性好的面向所組成;它暗示的是完整,亦即每一項人性的特質在整體裡面都有它的位置,並且以和諧的方式被包含。

這種原型存在於世界不同宗教的象徵主義背後,也可以在不同年代和文明的民俗和童話故事中找到。雖然隨著人類進展,它的表面有著裝飾性的改變,不過內在是相同的。土星所象徵的心靈歷程,似乎跟一個人實現心靈完整的內在經驗有關。這跟痛苦的教育價值,以及外在和內在價值的差異有關聯;外在價值是從別人那裡學到的,而內在價值是在我們自己裡面運作發現出來的。土星做為野獸的角色是他意涵的必要面向,就像童話故事告訴我們的,只有當野獸是以自身的緣故而被愛的時候,才可以從魔咒解脫出來變成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