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2)

Liz Green/原作

陳亮伶/譯

在傳統的占星學裡,土星被認為是一顆不良的行星。他的優點像是自我控制、機巧、節制、小心都令人害怕;而他的缺點更是令人不快,因為它們是透過我們稱為恐懼的情緒所運作。他沒有外圍行星( outer planets )所擁有的光芒,也沒有個人行星( personal planets )的人性化。對他的普遍認知是他的缺乏幽默感,人們認為他帶來限制、挫折、辛苦工作、和自我否定;即使他光明的一面,通常也跟一個人現實面的智慧和自我訓練有關,而沒有生活的歡笑。土星的星座和宮位指出,一個人最可能在生活哪些層面使自我表達受阻,也就是他最易受挫或遭遇困難的地方。很多時候,土星所對應的痛苦情況跟個人本身的弱點或缺點無關,事情就只是發生了,因此也為它贏得「業力之王」( Lord of Karma )的稱呼。這個相當貶抑性的評價一直跟隨著他,雖然亙古以來有一個恆常的說法告訴我們土星是「守門員」( The Dweller at the Threshold ),通往入口鑰匙的保持者,只有透過他,我們才可以經由自我了解達到最終的自由。

See Explanation.  Clicking on the picture will download the highest resolution version available. 土星衛星的寂靜之舞
影像提供: Cassini Imaging Team , SSI , JPL , ESA , NASA

說明: 土星的衛星永不停歇。繞行這顆 擁有行星環的巨行星 之太空旅者,會目睹土星 眾多衛星 以多種組合相互靠近的連續 靜謐之舞 。土星系統就像一個小型的 太陽系 ,最內圍的衛星 繞行 土星的速度也最快。 上面這幅電影 是以 土衛五 (Rhea) 為中心,所以 土衛一 (Mimas) 土衛二 (Enceladus) 看起來會飛掠而過。直徑1,500公里的 土衛五 ,大小大約是體形相近的 土衛一 土衛二 之三倍以上。太陽從影像右下方的位置照耀這些天體,所以它們都具有相同的 娥眉狀位相 上面這幅時序電影 是由正在繞行土星的 卡西尼號太空船 所拍攝的,影像實際全長大約有四十分鐘。

這些跟土星有關的挫折經驗是必要的,因為它們無論在實際或心理上都有教育性。無論我們使用心理學或神秘學的術語,基本的事實還是一樣:經由自我發現,人類才可以獲得自由意志﹔而人們無法自我發現,除非事情痛苦到他們別無選擇。雖然很多占星師不會 認為土星是一個有趣的夥伴,還是不能否認土星經驗的必要性。人們不是很容易在這種經驗裡面體驗樂趣,任何享受痛苦的人會被認為是受虐狂,然而土星培養的不是痛苦的享受,而是心理自由的狂喜。這一點不容易被認識,因為沒有很多人有這種體驗。

每個人在某個時候都曾經驗過重複的拖延、失望、和害怕,這些通常是土星的影響﹔然而對於這些經驗的意義和如何將經驗化為機會這個問題,人們卻沒有得到太多回應,除了忍耐和自我控制的一貫勸告。對於這個問題的普通答案,就算不是歸於機率的無用回答,就是同樣無用的回答,因為這些經驗代表個人的業力,目前一個行動或循環的完成,肇始於過去的某一世,他最好忍受他的失望、咬緊牙關、什麼都不做、懷抱信心,以這種方式償還他的債務,發現通往光明的路。就算是那些允許某種人性發展自由的占星師,除了叫對方保持耐心、平靜、和正面的態度,也很難提供其他的建議。也許土星和我們的心靈要求我們的就是像帕西法爾( Parsifal ),當他發現自己被困在魔堡,並且看到聖杯,那時我們會問為什麼?每一個延遲、失望、或恐懼都可能讓我們對心靈的神秘機制有更深的洞見,而且經由這些經驗,我們可以逐漸學習領悟我們生活的意義。

在一個人的內在有很多他尚未覺察的,而這指的不只是受壓抑的情緒。無意識的世界只有從佛洛伊德所探索的周邊層次開始。人類一直根據他衍生的思想形態( thought patterns )創造他的世界,而他活出的外在世界,正是這些形態的表達。個人所遭遇的經驗是他自己心靈的創造力量,以某種神秘的方式吸引到他的生活來,雖然我們並不很清楚外在與內在如何同時融合反映彼此,我們知道每個人的生活就是這樣發生的。

一個人只要觀察別人所經歷的自我發展的過程,就會看到外在的情況總是緊隨著內在他所經歷的心靈的改變而改變。他並非有意識的創造這些情況,而是那個更大的我,那個總體的心靈,那個個人顯現後面的動能。如果個人不努力擴展他的意識,來了解這個整體顯現的本質,而且能夠開始跟它合作,他看起來就會像是命運的典當品,無法控制他的生活。他只能經由了解獲得自身的自由,那麼他才能了解一個特定的經驗對他整體自我的發展有何價值。沒有東西可以像挫折那樣刺激一個人進入那樣的探索,這就是土星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