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星(3)

Liz Green/原作

陳亮伶/譯

我們大部分的人還沒有能力在起心動念的同時就移動濃稠的物質分子。那些已經進化到這個程度的族類,都曾經被強烈否定過他的經驗和生存。或者人們給予他們懷疑的榮耀不是因為他們做為老師表現出所有人都有的潛能,而是做為替罪羔羊被宗教放在不安全的位置,對上帝解釋我們的罪過。大部分的人將回到他們身上所創造出的實相,不是歸之於間接的途徑,也就是別人的錯﹔要不就歸之於快樂的情況,那是來自於有意識運用自身的智慧﹔要不就歸之於機率、壞運、細菌、或營養不良所造成的意外或疾病。所有這些都是土星經驗來臨的管道,還有它最喜歡的寂寞也是。通常這些經驗都比需要的還困難些,而且人們對於經驗的意義或內在價值也學得不多,只學到謹慎或實際的智慧。我們痛恨接受我們要替我的行為和命運負責,雖然我們如此想要自由﹔而且當負起責任,責任通常被塗成黑色,被稱為罪惡,這樣的態度一點也沒有用。

See Explanation.  Clicking on the picture will download the highest resolution version available.

土星上的風暴
影像提供: Jean-Luc Dauvergne , Erick Bondoux

說明: 土星在地球 之外 ,土星是 很適合 利用望遠鏡來 觀測 。 星期三,兩位天文愛好者在法國巴黎的近郊觀測站,利用12吋的天文望遠鏡及網路影像記錄這張 有環的土星照 ,竟然發現有新的風暴。 風暴 看起來是白色的亮點,位於土星的南半球(土星的南方是影像的上方)。 很特別的是,風暴看起來正是卡西尼太空船無線電所偵測到的雜訊,現象看起來像是 卡西尼太空船 在去年所記錄的像是 龍的風暴 。 風暴看起來像是巨型的 雷雨雲 ,有強烈的高電壓閃電 放電 ,並產生大量的無線電雜訊。

只是想要改變問題,並且了解問題存在表面的理由,並不會讓問題不見,特別是當問題不是問題,只是內在心靈嘗試建立平衡,或更具包容性的觀點。個人無意識的那一面總是努力追求整體和完整,而且會以各種可能的途徑努力。只有在他有意識認知為對或恰當的想法,和他無意識追隨的途徑有直接衝突時,痛苦才會開始,那是一種意識到徒勞無益和毫無目的啃噬人心的痛苦。有很多人跟自己對抗,儘管他們相信生活中想要的是什麼,他們在夢想開花之前,不停的做某些事加以破壞。這種破壞常常伴隨著罪惡和恐懼,這也是土星表達的一面。相對的在罪惡和恐懼背後,存在著另一條途徑,它常常比個人有意識的選擇更為明智而且有意義。

但通常被看到的都是破壞。它經常被冠以邪惡之名,而且以外在的負面能量,或撒旦這個被人格化的人物呈現,撒旦跟土星當然很接近,他有著和魔羯羊相同的蹄和角。這種意識和無意識、黑暗和光明衝突的本質,非善也非惡,那對成長是必要的,因為經由它,人格的完整和更大的意識才會出現。在意識閥( the threshold of consciousness )之下,人們會受自身發現的雙重性所干擾,因為我們寧願忘了任何東西站在陽光裡面都會投下一道陰影。無論上帝或撒旦是不是客觀的存在,大部分時候他們以我們內在心靈的衝動存在著,只是他們往往不像他們一開始所顯現的。

要和土星做朋友沒有捷徑也沒有容易的方法。古代的煉金術可說是為了這個目的,因為煉金術中有可能提煉出黃金來的基本原料,就是與金屬同名的鉛元素,而這個原料除了是具體的存在,也被認為是煉金術士本身。現代的心理學愈來愈跟煉金術士所走的途徑平行,他們也在尋求跟土星做朋友,雖然用的是不同的名稱。但是如果一個人夠堅持,就有可能提煉出黃金,最終一個人也許會發現,土星還是盡力展現它的幽默感,只要我們敏銳到足以了解他的反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