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行星的發現看占星學發展

文 / Barry Perlman
  
2005 年 7 月 29 日,天文學家們宣布了新行星被發現的消息,新發現的行星大致和冥王星差不多大,位於太陽系。圍繞這顆行星的還有一顆衛星。
  
等一下,我似乎說錯了, 7 月 29 日新發現的行星比冥王星要大一些。好吧,好像也没有衛星。但是,這確實是我們所期待的第十顆行星。
  或者,它也許是第十一顆 …… 或者第十二顆 …… 或者第二十四顆?

比冥王星大的UB 313
圖示版權與提供: Theirry Lombry

說明: 該如何稱呼一顆比冥王星大的太陽系外圍天體呢?到目前還沒有定論。這個問題是因為2003 UB313的發現而出現的,這顆距離比冥王星要遠二倍的天體,軌道其他行星不在同一平面上,最近剛被證實半徑要比冥王星大30%。UB313的大小,是從它和太陽的距離與它的紅外光輻射所推出;先前的大小估算是從它的可見光亮度估出來的,會因它表面反射能力而有很大的差異。2003 UB313是否會正式被宣告為行星,不久之後將由國際天文聯盟做出決定。上面這張圖示呈現了一位科學插畫家想像中的UB313,它在遙遠的軌道上由一顆假想的衛星相伴繞行太陽。

不,公平的讀者們,我們没有必要在這個問題上細細鑽研。你所獲得的信息是没有錯誤的。只是,在水星逆行的情况下,我們經歷了關於發現新行星的兩種不同的宣告。一種是,新行星比冥王星大,另一種則認為没有那麼大。不過,兩種說法都認為離太陽較遠,也都認為它的運行軌跡是在黄道帶的主平面上大多數行星可能經過的位置。我還想說的是,星象學家們又得開始因為科學的不斷進步而為行星臨時定位了。我們應該如何從星象學的角度定位行星呢?

  我曾經在不止一個場合提起過關於新行星的信息。在 2002 年,我們迎接了 Quaoar ;到 2004 年,新的行星 Sedna 被發現。在此之前,行星 Varuna(2000) 和行星 Ixion(2001) 被發現。考慮一下:在人類幾千年的文明史上,土星為我們帶來了無競爭狀態下的防衛。而天王星出現了,它的出現猶如驚雷劃破天際,突然闖入了我們的意識,再後來被發現的行星已經進入了工業時代或者超工業時代,我們生活在日益全球化的社會中,時光的飛逝已經使我們感覺不到歷史的沉澱。對於資訊貪婪渴求的現代人來說,這是一個幸運的時期。

  新的行星一旦被發現,星象學就得按照邏輯和歷史經驗為之找到原型及象徵意義。天王星於 18 世紀後期被發現,當時正是個人解放主義盛行的時期,這一時期的關鍵詞是革命。海王星於 1846 年被發現,當時的世界浪漫主義盛行,個人觀念開始渗入到人的精神中。 1930 年,冥王星被發現,不幸的事實是,當時正是法西斯主義膨脹的時期。然後呢?

  事實上,我們並不明白 “ 行星 ” 到底指的是什麼。關於它的討論已經有很多年,我們已經逃避事實很久,這些事實也許就是以下之一: (1) 冥王星還不足以被稱為 “ 行星 ” ; (2) 太陽系中的未被發現的 “ 行星 ” 比我們已經發現並確認的行星要多得多。公共輿論總是不願意承認人類自己的過失和缺陷。

  到目前為止,我們基本上逃脱了原本的一些荒謬理論,那就是:近段時間發現的行星不可能比冥王星更大,所以冥王星算是最後一顆行星,其他的星體不能再被稱作行星。而我們新發現的星體 2003 UB313 就比冥王星更大,所以,行星問題有待重新定位。

  很明顯的一點是,我没有任何資料可以用來解釋和說明新發現的 2003 UB313 ,雖然我相信它至少可以繼續證明星象學的象徵意義,我們的星象學家曾經有機會更深入地研究它。它現在甚至還没有一個正規的名字,雖然我聽來的小道消息是它被提議叫做 “TV 戰鬥公主 ” 。我們以後或者不久就可以得到明確消息了。

  以我的愚見,很清楚的事實是,我們對冥王星的理解還是不甚完整的。除了深刻的心理、死亡和重生之外,冥王星是 KBO 行星群的一顆行星,而這個行星群包括了其他的 “ 新行星 ” ,它們位於海王星以外的地方。

  所以說,我們對於冥王星的星象學解讀也是不完整的。我們已經把個人行星 ( 水星、火星和金星 ) 以及社會行星 ( 木星和土星 ) 的信息收集起來解釋其象徵意義,而現在,我相信我們需要重新考慮外行星的象徵意義。也許天王星和海王星應該作為一對來考慮,就好像木星和土星的名義雙親的含義那樣。而冥王星也許應該和 Varuna, Ixion, Quaoar, Sedna, 2003 UB313 以及另一個新發現的星體 2003 EL61 结 合起來考慮,而 KBO 行星群中還有許多的星體,也許它們的大小與地球相當。

  如果冥王星的原型需要重新定位,那麼我們也許就不再像以前那樣,認為它與深層次的哲學、性、死亡以及變革相關。也許我們還得考慮和面對原子物理學,面對廣島被投原子彈的 60 周年紀念,當時有 140000 人惨死在美國的原子彈烟雾中。

  現代星象學必須順應時勢。我們没有選擇,除非我們可以證明那些批評我們知識陳舊的說法是錯誤的。而我們的現有知識確實已經有些不切題了,比如我們之前甚至未考慮行星群的影響。

  當我繼續研究和思考這些星象學的問題時,我非常希望能够與你分享我的觀點。新的發現令我興奮,而你也許還不知道我的想法。讓我們共同探討吧。

轉載自 http://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