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格與占星學(下)

/ 羅安娜

生命中的一大困惑是,如何與在你之內的他者發生關係,小至兩性的對立,大至全球不同國家的衝突,可怕的偏見大都出自將自己隔絕於內心的他者之外。主流文化不允許的性別認同,被移轉到無意識中匯聚在陰陽兩股能量周圍,容格稱為阿尼瑪(陰性能量)及阿尼姆斯(陽性能量),星象學以月亮金星代表陰性能量,太陽火星代表陽性能量。

同理上昇星座羞於認可的立場,便顯現於對面的下降星座,這些失血的本性無刻不在配偶宮裡製造飢渴。容格在其動力學中表示,每個心理能量均急於尋求展現的機會,人們對陰影不是最嚴厲的批評者,就是最激情的追逐者。阿尼瑪對於男性及阿尼姆斯之於女性,被想像力投射為致命的吸引力,熱情的火燄若非引人進入耽溺的黑洞,便因壓抑其中一方而落入能量的停滯,中外各種修練均在求得陰陽二元之調合,形構陰陽合體是通往本我的皇家大道。

占星學以行星作為一種心靈象徵,凡象徵都吸引大量的心理能量,容格學說稱之為「原型」,原型是人性中的普遍特質,命盤中每顆行星都像是一位本尊,需要得到我們的崇敬。然而人們用意識我創造文明,文明不斷遮掩原型本我,使我們但見文明不見自性,現代人的孤獨往往來自對內心神祇的盲然無知,貧乏的自我認同使人失去通往內在神聖的道路,與內在豐富之源本我切斷了連繫,因此回歸中心是一種最高的自覺。

容格自身經驗裡最沒有方向的時候,他便開始繪製圍繞圓心的曼陀羅,曼陀羅是本我的象徵,繪製全體之象目的在凝聚心靈系統的完整。同樣把個人星盤當成自己的曼陀羅,站在命盤圓心的中點,你會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微型宇宙,體認各類非我都是自我設限的幻象,當你進入神秘的中心點,會在每一朵花發現豔陽的七彩,預見在時間中鮮花化作塵泥,也知道泥中藏著鮮花。從一個寬廣的角度來了解命盤,你將瞥見個人內在驚人的無限,容格版的活出命盤是在日常生活中練習全體。

星象學研究的是個人小宇宙與大宇宙的接觸面,古老的占星傳統在預知未來中,說明內在與外在世界的相遇,現代人拒絕從心靈看見未來,其實是對神秘不公平的否認。容格晚期作品中的「同時性原理」於此點有重大突破,其基本命題為任何心靈的事務不在因果的連繫,而在意義的連繫,追蹤命盤中行星的運轉,有助於覺知內心的能量變化,與外顯事件之意義關連。

當我觀測行星的舞步在生活裡具象化的過程時,心情如雨水落入湖泊,藉著冥思原型的命名,潛意識的原型受到意識的光照,釋出累世的潛藏因子,無明的雨珠在意識的光波中,回歸集體意識的源頭大海。學習超人格星象學,是用占星語言結合深層心理研究轉化宿命,意識與無意識的互動就像鐵鎚與鐵砧的遊戲,只要你承受得了兩者間的錘練,將會感受生命情境中煥發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