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七

占星家 Rob Hand 專欄:

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七

   這一周,我主要探討超距作用(action-at-a-distance)的問題。

  如我以前所提到的,現代科學從17世紀開始,就一直否認超距作用,認為除非兩個事物通過一種已經被科學確認的力或場的作用,兩個事物之間不能完成任何互動。已確認存在的有:強作用力、弱作用力、電磁力、重力(地心引力)等。


而在愛因斯坦出現後,將這些力的作用加上了一個限制,就是這些力的作用速度不能超過光速。而即時互動 (instantaneous interaction),則被認為是不可能的。

  我以前提出過占星學界為證明占星合理而做出的嘗試:他們或者認為占星自成體系,完全建立在一種全新的基礎上;或者認為真正在占星中有影響作用的,是一種現代科學尚未發掘的「新作用力」,雖然未知是何種形態,卻遵守物理規則。後面一種思路,也是我在以前文章提出質疑的。

【海森堡試驗和量子非地域性】

  但是,在現在的物理學量子理論裡,卻的確存在著一些證明超距作用(action-at-a-distance),與傳統物理學觀念向背的現象。這就是量子非地域性(non-locality)問題。

  量子力學的發展時期是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量子力學發現,當一個物理個體的形態比原子還小,處於次原子狀態,古典物理學的一些理所當然的理論就變得不再適用。

也就是,大於原子的物體,用古典物理學觀點,可以輕易在任意時刻,確定它們的位置和測量它們的動量。而小於原子的則不能。

  這種測量對於20世紀以前的經典物理學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一個人可以測量出宇宙中所有物體的位置和動量,那麼通過推論,就可以確定所有物體過去的情況和未來的情況。

這就是所謂的「決定論」(determinism)。
在這種理論基礎下,任何無法確定的事物,例如自由意志與自由選擇,都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我看到很多「憤怒」的人大力抨擊占星學,說它強調命定論、命運,否認自由意志與自由選擇。
可是,物理學上這個更加完全抹煞自由意志與自由選擇的決定論,卻並沒有多少人提出過質疑。

  但是實際上,當物質形態處於次原子狀態,例如光子、電子形態,人們就會發現,在某一個特定時刻,或者可以確定它們的位置,或者可以測量出它們的動量,但絕不可能同時做到這兩點。

如果要測量動量需要改變其位置才可以做到,需要確定位置則必須動量的改變。經過長時間的反復努力,科學家們終於明白,這種無法確定並非是技術條件達不到所導致的,而是這兩點絕不可能同時做到。
事實上,即使在理論上,這兩點也無法同時做到。這一點,就是物理學上著名物理學家提出的海森堡量子「測不準定律」。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