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九

占星家 Rob Hand 專欄:

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九

本文轉載自
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
【我對心理占星學的看法】

   我收到一封思維嚴密、內容詳盡的來信,來信人是葛蘭-佩里(Glenn Perry)博士(譯注:葛蘭-佩里,美國臨床心理學博士頭銜,從1974年開始進行心理占星學研究,是加州整體學習學院副教授,教授研究生心理占星學課程)。

對於這樣一個人,我無法不認真對待。不僅因為他是一個享譽盛名,具有深刻思想的占星家,而且他同時也是一個四海知名的臨床心理學家。

  

我覺得葛蘭對我的反對,主要的關鍵點是有關心理學的,他認為心理學並非是我所說的那樣追求客觀化,而是與精神學、靈異學以及玄學有很大的關係。

  我承認,的確很多人文占星學家與心理占星學家,都有很強的玄學背景。而這些人「將占星學提昇到靈魂學與玄學」的做法,的確不能夠簡單地被認為是去迎合當前的傳統科學。

  占星學系統建立在何種基礎上,玄學或是精神學,並不是我特別關注的地方,不論我本人是否對玄學或是精神學「感冒」。而我要反對的,是那些完全拋棄玄學、精神學的,專注於研究人類行為與經驗論的心理占星學做法。

我也同意葛蘭博士的觀點,就是在大多數人文、心理占星學家實際操作時候,都不會單純的局限於「人類行為與經驗論」的使用,都會不成文的採用一些靈魂學、玄學的手段,絕對不僅僅是唯物主義科學的範疇。

  而下面一點葛蘭提出的觀點,我覺得有必要爭論一下:

  「我認為心理占星學的首要目的是整合出生圖,從而尋找人類成長與改變的潛力。在這個首要目的之後,並沒有統一的研究方向,雖然有一些心理占星學家的確開始超自然的研究。」

  首先,我認為葛蘭給出了一個心理占星學的普遍定義,一個可以為所有人採用的研究方向--出生圖研究。我同時也承認在這個首要目的之外,的確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不同研究方向。但我首先要進一步分析這個「首要目的」。

  我們可以無休止的爭論研究人類潛力的必要性,也許是因為,為了讓占星更加適合現代社會的主流思想,也許是因為人類潛力的確超出現代科學研究範圍。

我認為不管目的是為什麼,在某種程度上他們都存在共同點,而我認為後面那點更加可能一點。但我認為,這種強調個人內在狀態和主觀態度的研究方向,造成了心理占星學的瑕疵。

  科學的哲學體系,是強調那種放諸四海皆準的普遍真理。而現代科學的努力方向,是不管世界上是否真有這種真理,也要努力把所有事情更加靠近「真理」。

但是主觀真理與客觀真理,一直是科學哲學體系的重大分野。近代的第三次、第四次心理學浪潮,曾經努力賦予主觀真理一些合理性。

但是,這種與現代科學相衝突的努力,因為科學的異常強大,被貶低為一種缺乏合理性的劣等觀點。而心理占星學,自然也逃不開這種被貶低的命運。

  而我的立場,我需要聲明,就是關於主觀與客觀的對立觀點,應該被人類重新審視。不論我們強化哪一方面而貶低另一方面,都會造成人類發展進程的問題,而不是解決的途徑。

【占星學比我們所知道的更加超自然】

  在未來幾個專欄裡,我將會闡述,占星學的實際基礎,並不是物質世界事物與能量作用,在靈魂、思想和精神的層面共同作用的結果。我們這個世界,從遠古的玄學觀點來看,是靈魂超越物質的一個世界。

  在我繼續下面的專欄的時候,有一個觀點我將時刻提醒自己。占星學不僅是一個我們所認為的奇怪學科。實際上,它應該是「非常非常奇怪」的一門學科。我們只能通過追溯西方哲學的過往,才能不斷深化發展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