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二

占星家 Rob Hand 專欄:

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二

本文轉載自 http://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

【 科學化占星的最大突破】

  從上個世紀 50 年代開始,一對法國心理學者,弗蘭克斯·高格林和蜜雪兒·高格林夫婦,開始了占星界一次重大的探索。

具體的細節本文無法詳細敘述,但是概括來說,他們的確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行星出現在星盤特定位置的人群,會收到相同或者類似的影響。他們的統計結果,在統計學上具有相當強的說服力,因為概率誤差非常之小,不足以否認這個統計數據所支援的相關關聯性。



幾乎所有研究過高格林盤的人承認他們的努力的效果,那就是:星體的確好像對人的個性具有相應的影響力。高格林盤它的本身具有非常大的革新價值,以至於很多看到它的人,忽視了它所呈現結果的另一方面。

【 出生時間的重要性】

  在占星學上,我們將誕生的時間作為生命的開始。出生圖,也正是建立在嬰兒的第一次呼吸與第一次啼哭這個時間之上。

關於這一點,一直以來都有觀念上的激烈論戰。難道生命不是在精子與卵子結合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麼?

即使在很久遠的古代,這個問題也曾經被提出過,而雖然古占星家已經有充分自信證明出生圖的實用性,他們也並沒有忽視這一反對的疑問。

  當現在科技發展到了基因時代,這場時間爭論變得愈演愈烈。出生時間的爭論,也常常被批評占星的人,當作得意的一筆,反復用來抨擊占星的合理性。

但是,高格林夫婦的研究,從實用性的角度反映出,的確是出生時間的重要性大於受精時間,回應了這一點。高格林盤是對占星實踐的一次非常有力的確認,即使它本身從現代哲學觀點來看存在邏輯的偏差問題,但它的努力仍然是我們所要重視的。

而第二個問題可能就更加尖銳了:假設我們承認星體對我們的生命確實有影響力,那麼憑什麼一個特定時間的影響力就會如此卓越呢?

這個時候,如果採用受精時間好像還比較好解釋一點,因為一些人還可以用“星體力量在受精卵結合時期開始,對它的基因組對產生了具有持續性的影響”來解釋。

而從出生時間來解釋,一個人一旦出生之後,就會一直的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而不是僅僅在出生那一刹那。

  所以,這樣下來的結論就是,用出生時間來做星體對人持續影響力的解釋,是根本在邏輯性上站不住腳的。而這種站不住腳的理論,也正是占星學與高格林所努力所要證明的。

  因此,所有試圖通過“科學”途徑來解釋占星合理性的人,都需要邁過我上面提到的邏輯障礙。就是說,如果你要問,真的是地磁學影響了人們的生命,憑什麼在你出生時候的地磁影響就要影響你一輩子?

【 以上就讓你感到頭痛了?還有更頭痛的】

  所有以上提到的針對“科學化占星”反對,還僅僅是停留在出生圖的爭論上。那麼好了,我們知道,除了這種常用的出生圖 + 流年方法之外,占星學家還採用了“推進”“太陽弧”等諸多其他輔助方法。

而這些方法,根本採用的就不是宇宙時間,而只不過是一種象徵意義的時間方式!

因此,如果從科學上解釋,那麼占星所使用的所有方法,是根本上沒有科學依據的。所有想通過科學來解釋占星的人,請明白這一點,除非現有的科學體系有極為顯著的變革,占星成為一個新的科學的機會,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我的觀點就是:如果占星現存的這種形態想要讓科學來接納,那麼科學本身的“邏輯假設體系”需要一個非常大的變化才有可能。

我認為那些科學家,即使是那些對占星知之甚少的科學家 ( 顯然大多數科學家都是如此 ) ,都會直接的告訴你,占星與科學,至少在目前體系下,是根本不相容的。

  我們可以借鑒科學的研究手法來研究占星,就如同高格林兄弟那樣。通過這樣的努力,我們也可以得到非常讓人震驚的成果。但是,我不認為,我們可以將占星同科學在理論上與哲學體系上完成整合,除非我們摒棄目前占星學中的絕大多數手法。

也許有一天,科學家們會發現宇宙運動與地球生物之間的關聯,但是即使在那個時候,也請不要樂觀。

科學家們在那個時候,要不然會告訴你這是新的科學,而非占星學;要不就會告訴你他們得到的才是“真正的占星學”,而所有其它占星學家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狗屁不通的偽科學。事實就是這樣,因為無數人已經被麻醉:科學,永遠是對的。

( 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