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十三

占星家 Rob Hand 專欄:

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十三

本文轉載自
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
   之前我提出了一個觀點,就是卜卦占星學有著「不可思議」的一面,事實上這的確是可能的。關於這個問題,我現在想說的是,我十分清楚,承認占星學的這種不可思議性,是很危險的。

在二十世紀70年代,曾經有176位科學家聯名簽署了一個「反對占星學」的請願書,隨後此事被刊登在The Humanist雜誌上。其中的一篇文章是跟這個請願書有密切聯繫的,是一位叫Lawrence Jerome的學者寫的。
他的觀點是占星學是一種巫術的形式。他聲稱既然我們知道巫術是騙人的,那麼占星學也一定是騙人的。如果我們承認了他的前提,那麼就必須要承認他的結論。
雖然我們根本不能接受他的前提,但是我們必須去做一些事情,而這些事情,卻是他覺得沒有必要的。

  那就是,我們得回到「巫術的定義」這個問題上。我認為巫術不僅是只允許單一定義的術語,而可能存在許多定義,每一個定義對應了這個詞的某種使用場合。

巫術不是一個很容易下定義的術語,但是在這些文章裡,我準備提出它可能的定義。首先是在直覺上顯得有道理的,其次將提供給占星學各種的解釋方法。儘管如此,所有的定義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它們不可能像傳統科學家所宣稱的那樣運作。

【本命占星學和巫術】

  在我講述占星學和巫術之前,還有一些其他問題必須交待。迄今為止,我僅僅談論了卜卦占星學。那麼本命占星學又是怎麼樣的呢?它也具有同巫術一樣的性質嗎?

我會說答案是肯定的,並且它涉及到占星學多樣性的整個思想。關於占星學多樣性的問題,我在前幾周已經介紹過。占星學的多樣性是指,占星預測可以用許多可能的方式來表達出來。
以 下我要舉一個真實客戶的故事,來說明剛才所提,本命占星學中多樣性究竟是怎樣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正因如此,我不得不將某些具體的細節省略掉。其中的細節將不會透露此人的真實身份。

  在一次出國旅行期間,忙著給當地客戶做諮詢。在即將離開當地時,有人轉告有一個讀者想要找我,問我是否可以約見這個人,當然我同意了。

這位客戶是一個相當出名的流行音樂家,在諮詢的過程中,從她的外貌可以明顯看出,她有著吸毒或者酗酒等這方面的問題。她坦然承認了這一點,並說那是都已是過往之事,現在已經得到了相當的控制。

  接著我注意到她本命盤上在1998年這一年,關於上癮症的問題可能會重新困擾她,並且會伴隨著消極的狀態,以及一種的被疏遠和孤獨的感覺。於是我問她 1998年這一年她的狀況。她說無論在事業方面或者經濟方面,那都是非常成功的一年,那一年她過得非常開心。

這種情形跟我推測的完全不同。我問她那一年都做了些什麼事情,下面是她給我的答案:

  她在一個音樂劇裡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並且扮演的非常投入。在這個音樂劇中,她的角色是另一個女歌手,這個女歌手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嚴重的酗酒和吸毒問題,同時也遭受著孤獨和被疏遠的痛苦,跟我客戶的本命盤所顯示的相當吻合。

所以在現實生活中,我的客戶僅僅「在戲劇中」,扮演了存在這些問題的角色,而避免了「在現實中」成為這樣的人。她以一個很好的方式解決了這個問題,並且度過了非常成功的一年。她並不知道那些「心理困難」存在於在她的流年盤中。

  我覺得沒有必要讓她知道關於這件事情的真相。在面對「棘手」的行星造成生命影響的過程中,她在無意之中提出一個很成功的解決方法,並且這個方法相當有效。使她沒有成為「行星效應」的「犧牲者」,她通過自己的潛意識創造了流年行星的具體顯現。

這很明顯就是所謂的「巫術」,非常類似於在卜卦中發生的事情,無論在本命占星還是卜卦占星中,很明顯地在行星和個人的思想之間存在某種對話,這種對話會得出一個結論,然後決定下一步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占星學的多樣性,不僅是在占卜過程中不確定的結果。在決定某種效應的結果時,人自身可以扮演一個非常積極的角色,在這一個例子裡已經表現得很清楚了。

在這裡「對話」這個詞非常有趣。它指得是「交談」,交談暗示了對話的雙方應該是兩個人。那麼到底是誰跟誰在交談呢?

  下篇我們將開始探索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