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四

占星家 Rob Hand 專欄:

科學、哲學、魔法與占星 之四

本文轉載自 www.sina.com.cn 新浪星座

   讓我們繼續討論改良版的占星學,是如何努力彌補科學與占星的代溝的。


首先在此聲明,我並沒有一點對人文占星學和心理占星學不敬的意思,而且他們的優點與努力,從上周我所談到的那些來看,已經對占星的發展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但我仍然堅持我的觀點:如果占星界對當前通行的現存科學體系就屈服了的話,那麼這就是占星的一種失敗。這並不是一種批評,這只是一個我的信念。我認為,人文占星學如同很多占星學分支一樣,都把科學,或更準確的說,現存的科學,太當回事了。

【心理占星學與人格測試】

  很多心理占星學家,在過去很多年裡,力圖通過心理學的人格測試輔助,來為占星尋找合理的“科學”依據。先是Vernon Clarke的人格測試,後來又有很多心理占星學派的人們反復進行求證。當然也包括加州人格測試研究所進行的那場臭名昭著的失敗的,試圖將星座符號與人格內省性與外省性拉上關係的試驗。這種被科學家拿來抨擊的失敗試驗,還有一些其他的。

  所有這些測試當中,有一些的確還有那麼一點意思,而剩下的絕大多數測試,整個測試過程的設計求證思路極為混亂。其中,高格林兄弟的測試之所以被廣大占星學界所推崇,是因為他們的設計思路最為嚴謹,過程最為合理。而被無數科學家抓住小尾巴不放的,當然是那個設計思路極為混亂的加州人格測試。

  但是不管怎麼說,這種測試的優點,其實都並非很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理解這種測試的本質:它試圖通過客觀的試驗步驟,尋找占星學與心理學的共同點的努力;這種努力,等同於尋找占星學與客觀真實性的共同點。

心理學的優點在於,它是通過客觀的語言來衡量人的性格特點,而占星學實際上,本身存在大量的來自於神話、哲學等主觀科學領域的衡量標準。所以尋找共同性,意味著放棄大量主觀性,全盤客觀性。

  當然我並不過於反對這一點,但我需要指出,這種借心理學來嫁接占星學的方法,本質上還是沒有脫離利用占星學來主觀預測未來的占星本質。而心理學以及一切心理測試,都是以客觀事物為範本,拒絕一切主觀行為的學科。

所以,通過客觀性測試來證明主觀學科的方式,並不能讓占星學更融合於科學,反而會被科學所恥笑。雖然這種努力,對於一些不深究的人來說,會覺得很滿足,因為它更加符合現代思維模式。

 【一些挑戰科學的占星學分支】

  除了傳統的以客觀論斷為主的傳統占星學,還有一些在占星學界享有盛譽的現代占星分支(雖然科學家們基本上瞭解不多),真正做到了挑戰現存科學體系。很多現代占星學家,可以比較準確的推斷大規模地震的可能時間範圍。這種預測的運用方法,需要很大程度將占星學從客觀體系脫離出來。

  利用行星運動軌跡來判斷現實事件,其實並非是如同預想的那樣荒唐。而且,這種預測絕對不是通過分毫不差的對照現實中行星運動週期得出的,所以那些批評占星學預測荒唐的人們,連占星家用的方法都沒有弄清楚就開始批評,倒真的是比較荒唐。

【日蝕盤當作誕生盤】

占星學家所使用的,絕對不是行星流年盤的方法得出的。通常預測事件,占星學家採用的是日蝕發生盤(Eclipse Chart,以日蝕時間和當地緯度建立的誕生盤)和進入盤(ingress chart,指行星離開舊的星座,進入新的星座時間建立的誕生盤)。

  如果地震的確是在日蝕發生的準確時間發生,那我們應該有理由懷疑,太陽與月亮相合的影響力,的確有那麼一點科學的依據,應該讓我們好好尋找一些科學與占星的聯繫。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通常占星學家認為,一個日蝕盤,可以在幾個月甚至幾年前就預測出未來發生地震的時間。日蝕時間指向的事件,是日蝕發生之後的事件。

從占星學的主觀角度來理解我上面提到的理論,並沒有感覺到太大困難。但是的確,當一些人用當前科學理論來衡量這種理論,得到的判斷絕對是會認為此理論荒謬不堪。
而他們這種強烈反應,卻並沒有在面對“廣義相對論”和“量子論”的時候表現出來,雖然那些理論同樣看著有些荒謬,但是他們卻可以不懷疑的頂禮膜拜。

  這個日蝕預測,是將日蝕時間來作為一個新的“誕生盤”,以這個誕生盤為基點,考察流年對本盤的影響。當流年對這個日蝕誕生盤產生重要相位,事件才會真正表現出來。當然,這種理論的依據,如同普通“誕生盤”一樣,面對的無數嘲諷的聲音。

  進入盤,所選的時間是行星進入12星座0度時候建立的誕生盤。當然這種盤的理論依據,同樣面對科學論證的困難。而且比日蝕盤更為艱難的是,日蝕起碼還可以找到物理現象來標定,而進入盤根本就沒有明顯的現實的對應現象。

所以,以上兩種方法做出的整體預測,在有研究的占星家手裡雖然具有非常高的準確性,卻仍然需要面對沒有客觀依據的尷尬處境。

  下一次要來討論的,是一個更加挑戰現存科學領域的占星分支:卜卦占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