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頓先生請讓路! 占星的作用力 — 下

量子占星 / 彭定軒 2013 年版

近代物理學發現並確認的基本作用力,有 重力 」 ( 萬有引力 ) 電磁力 強核力 弱核力 等四種 , 都有力量強弱「 隨物體質量而增加,隨距離遠近而衰減 」的「 力場 」現象 。

但是,占星憑藉的作用力究竟為何?
包括微中子或伽瑪射線( γ 射線)等次原子粒子及宇宙射線在內,仍需遵循近代物理的電磁定律。而科學家至今,仍無法以任何方法測量出四種力,在占星有任何作用性存在。

超心理學家曾指出可能存在第五種力:「 心靈力 」( Psi Force ) ,具有「 無視時空距離 」 的「 超光速 」作用性,無法以上述四種力的一般法則解釋 ,可產生所謂「 超距作用 」 。不過就連超心理學的鼓吹及研究者,都無法複製實驗,提出具體證據,證明超時空感應的 「心靈力」 存在與否。

退一步想,就算真有「 某種力 」,會從遙遠的星體放射出來,到達太陽系中的地球,對人類造成影響。

但事實上,地球西方文化所指的星座,是古文明(巴比倫、希臘、羅馬)運用想像力,結合神話的文化產物。天穹中的諸多星座,其實是將三維空間中的宇宙星體,在二維天球上的平面投影,發揮想像加以連線,所創作出來的抽象圖形。

據今所知,同一個星座中的星體, 是由不同距離、不同大小、不同性質、不同年齡,彼此毫無關聯的恆星,組成的「烏合之眾」,根本不在同一個球面上, 相距十分遙遠。

以獅子座為例,其中最亮的 軒轅十四 (獅子座 α , 視星等 1.35 ),距離地球是 84 光年 ;而次亮的 五帝座一 (獅子座 β ,視星等 2.14 等)的白色恒星,距離地球為 43 光年。

兩者實際相距 41 光年之遙,就算真有什麼宇宙射線,從獅子座這兩顆星同時放出,也要相隔 41 年才能到達地球!

話說回來,就算某個星座的某幾顆星,距地球距離約略相等,但根據大爆炸的「宇宙擴張」理論,數千數萬年後,也終將分崩離析,星座整體作鳥獸散。

就算星體真有什麼物理性的作用力,「 這種力 」又是憑藉何種介質傳遞而來的呢?光?乙太?亦或潛藏於宇宙間的暗物質?

「 這種力 」的作用性質也相當奇特 , 其一,它既能發出某種能量 ,影響到地球上的人類, 又不是所有的天體都能發出這種能量,只限黃道十二星座及太陽系內的星體 ;。

其二,「 這種力 」 既能影響地球上的生物 , 又不是一概影響 ,只影響具有行為意識的人類。

其三,「 這種力 」的強弱程度,並不取決於發力的星體本身,其質量大小,與地球距離的遠近,以及其他客觀的物理特性 。

總而言之,占星的「 這種力 」,並不具有近代科學家在客觀宇宙中,所發現的各種力、能、場等物理定律 , 所具備的「 普遍性 」、「 有序性 」及「 和諧性 」 。

牛頓發現萬有引力,闡明三大運動定律,與馬克士威發現的電磁定律,共同奠定了古典物理的基石。牛頓晚年沉迷於占星學及煉金術,為後世津津樂道的是:牛頓的摯友天文學家哈雷,質疑占星學的科學成分,牛頓回答他「我相信占星術 ,是因為我研究過,而你沒有。」

可惜的是 ,牛頓在他「鐘錶匠」上帝的宇宙觀所侷限之下:「只要知道宇宙中所有原子的位置和方位,就可計算出所有原子未來的運動情況!」。終其一生,未曾鑽研透徹占星學的奧秘。

因為占星學的本質,並不服從「機械性」的古典物理法則,如果抱持古典力學的思維,運用現今科學理論及科學儀器,自然無法解釋占星的作用。

占星的機制,惟有透過革命思維的「 量子力學 」,建立起「 觀點性」和「 機率性 」的嶄新觀念,方能理解占星的作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