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剖析「神魔之子」【鄭捷】的「罪與罰」(搶鮮版)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

鄭捷自小表現出的尚武精神,就讀國防管理學院的軍事背景,上升星座為牡羊座無庸置疑,重點在於太陽及月亮的星座及宮位,在未取得生日的情況下,尚無法確認!

依據鄭捷之性格表現,筆者試排出兩個命盤,一為1993年4月3日凌晨六點,太陽落在牡羊座,月亮落在獅子座。一為2月18日上午八點四十五分,太陽落在寶瓶座,月亮落在摩羯座。這兩天的誕生盤有共同特點,就是土星寶瓶座九十度冥王星天蝎座,土刑冥為所有相位中最險惡的,可稱為「罪與罰」之相位。土刑冥象徵包括前世、家族、社會在內的「沉重業力」,代表潛意識感受到家庭、民族、社會及國家的集體課題,是個人十分不願,但對己身所負之艱難課題,又非得扛起龐大責任,或是面對慘痛經驗的一個相位,形成一種「深度情結」。

圖片1 圖片2

筆者將鄭捷的上升定為牡羊座,並將冥王星排入第八宮,土星排入十一宮,原因如下。「第八宮」現代定義為「資源宮」,古稱「疾厄宮」,掌管個人的本能原欲、資源掌控及心理操縱的需求,也代表個人對生死奧秘、人性陰影、社會黑暗等事務的興趣。冥王星落八宮,代表鄭捷對「生殺大權」及資源分配等,有異於常人的執著態度,進而產生偏激的變態傾向。

「第十一宮」現代定義為「朋友宮」,古稱「福德宮」,掌管個人的社交友誼、團體活動、網路社群等方面,也代表個人所受社會風氣及潮流趨勢影響,象徵社會的「大染缸」。土星在十一宮者,易感受到朋友社群之龐大責任,乃至負面期待,產生恐懼、虧欠、做得不夠、需要償還的心理壓力,而擔起「(被)壓抑者」的角色,在網路上的同好、社群、論壇,擴及同年齡世代的集體能量下,身不由主做出公開的「錯誤示範」。

鄭捷自述,活得很苦,小學即籌劃自殺,顯現自小感受家長對己社會成就,抱持理想、卻不實際的高度期許,而在家長半逼迫、半威嚇下,參與諸般「鬥爭性」的活動比賽。成長過程接收到的同類意識,殘酷且源源不絕,都在告訴自己「只要打敗對手、贏過同儕,就能獲得榮耀」,不斷強化其「弱肉強食」的信念法則。

土冥相刑,兩種龐大的壓力與動力,在鄭捷的成長中累積,一方是自我期許的獨特作為,一方是父母要求的世俗成就,相互撕扯傾軋。鄭捷的長期心理壓力,飽受體制壓抑,無處可以宣洩,性情影響容貌,使其外形變得冷酷陰沉。心魔對他呼喚著:「我想做件大事,世俗社會認可的大事做不成,那就照我自己的方式,做件留名青史的大事吧!」。計劃已久「大屠殺」幻想,無人在乎,得不到及時關注,在被國防大學二一退學後,能量越發巨大,無法控制,「等不及畢業」就要執行!

鄭捷的上升牡羊,身為「急先鋒」的自我期許,努力健身練功,積極武裝牡羊的戰士角色,採取自小學會的攻擊取勝,演出籌劃已久的「捷運魔王」,以盲目屠殺為手段,製造群眾恐怖事件,盡「自以為是」的個人正義,滿足「一時稱王」的虛擬夢想,宣洩其扭曲的欲望。同時以自毀毀家,抗議父母的功利教育,及事後不聞不問的冷漠態度,為自己只被當成「工具人」而復仇!

此事可解釋為台灣社會,中產階級90後,在資訊文明發展,及社會競爭壓力下,「活得不耐煩」,醞釀出的偏激態度,並非單一個案,而是為數不少「邊緣青年」的集體態度。從「鄭捷粉絲團」迅速成立,獲得數目讓人訝異不解的讚聲,且不隨著反彈撻伐聲浪而消聲匿跡,可見一班!

「北捷大逃殺」一片中,鄭捷是自導自演的主角,「隨機」選中的受害死者是配角,目擊者是特約,媒體報導及發言群眾是臨演,劇本是集體苦悶的台灣人意識,製作者是馬政府為代表的「全民意志」。此事沒有一個人不參與其中,鄭捷本人及受害死者,不過是台灣社會,在文明化歷程中,所獻上的羔羊祭品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