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與他的馬」 占星看人生的「風險管理」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6年版

 

戰國時期,有位老漢養了許多馬,住在與胡人相鄰的邊塞地區,被稱為「塞翁」。有一天放牧時,一匹老馬走失了,鄰人聽說此事,特地跑來安慰,表示惋惜。塞翁見人勸慰,不以為意,反而釋懷道:「走失了馬,當然不好,但誰知道不會帶來什麼好運呢?」

沒想到,過了不久,迷途老馬又從塞外跑了回家,還帶回了一匹胡人的駿馬。這時,鄰人對塞翁十分佩服,又來向塞翁賀喜:「還是您見識高明,馬不僅沒有丟,還帶回一匹駿馬,真是好福氣呀!」。

然而,塞翁卻憂心忡忡:「唉!平白得了一匹好馬,不一定幸運,誰知道會不會帶來麻煩呢?」鄰人均不解其意。

塞翁有個獨子,自小在馬背上長大,見這匹身高腿長的胡馬「膘悍神駿」,喜不自禁,終日騎著駿馬出遊。不料,一日得意忘形,竟從飛馳的馬背上跌了下來,摔斷一條腿,造成了殘疾!

鄰人們聞訊後,紛紛前來慰問,塞翁居然還是老話一句:「摔斷腿,保住命,算是福吧!誰知日後發展如何?」這時,鄰人們實在想不出,斷腿可能帶來什麼福氣,都覺得塞翁因傷悲過度,心智失常而胡言亂語!

沒想到,過不經年,胡人大舉入侵,健康的壯丁的都應召入伍,只塞翁之子身有殘疾,免服兵役。想當然爾,十有八九的戰場兵士,都以「馬革裹屍」光榮退伍,唯有塞翁幸運避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傷痛。

以上寓言便是成語:「塞翁失馬,焉知禍福」之由來,生動地說明了人世間的得與失、利與弊、成與敗,都只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生成萬物的陰陽法則,說明人世間沒有絕對之是非對錯,所有事物都是「機會」與「命運」,凡事都要付出代價,如何察覺、理解並接受一切發生,方是生命修行之道。

西洋占星盤中,木星落入的星座,代表性格的天賦、能力的資產,是心理特質的樂觀、自信、智慧、理想與目標,像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瑞士銀行帳戶,提供「VIP」的尊貴待遇。木星落入的宮位,則是環境中的機會、幸運、榮耀及福報,易遇到貴人相助,贈予「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木星同時代表過度冒險、投機、放縱的行為模式,遇事易好高騖遠、盲目自信,致使樂極生悲。

土星則是相反,其落入的星座,代表性格的壓抑、能力的欠缺,是心理上的壓力、恐懼、自卑、罪惡感來源,仿佛背負巨額債務,虧欠世人,永遠還不清。土星落入的宮位,則是環境中的匱乏、不幸、限制、飽受否定及業報,易遇到現世報,彰顯「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法則。但別忘記,土星也代表道德、良心、責任感的心理特質,行為上的自我要求和遵守紀律,遇事會戒慎恐懼、深謀遠慮,並能以龐大「抗壓性」,展現組織結構的專業能力,隨著時間,成為家庭、企業、社會與國家的棟樑。

生命法則同時顯示,對個體生命有害之事,常對更高層級的整體,如家庭、組織、社會、國家等,引來有利之結果;反之亦然,如果一個人貪多務得、不知節制,致擁有異乎尋常的龐大福氣時,多是對於整體利益的侵略、剝奪及損害,所換來的。而更高層級的社會規範、道德法律,則會適時以「現世報」制裁;反之亦然,對受剝奪遭損者,也會給予應得之補償,展現遲來之正義!

華文化中的儒家,首倡「中庸之道」,孔子提出三種不同生活態度,來比喻何謂中庸之德:「狂音」、「狷音」與「中行」。狂音的態度是進取的,特立獨行或嫉惡如仇,但易流於偏激,甚至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狷音的態度是退縮的,對世俗懷抱崇高理想,不甘同流合污,但易流於消極,甚或志氣低沉。

而中行則折衷於二音之間,既不猛進,也不退縮;並合二音之長,既不消極,也不偏激。孔子認為,將「中庸」作為人類的目標德性,常保一種中立不倚,進可發揚信念,退可堅守原則,是最理想的一種生活態度。

西洋占星是極具參考性的「生命模型」,可在個人志得意滿時,發揮指導作用,教人不忘生命的理念信仰,學會收斂、自省與戒貪,避免狂妄自大、輕率行事,重蹈「赤壁之戰」的覆轍。在遭遇挫折困難時,耐心堅守價值原則,避免喪志、茍且與自瀆,刻苦砥礪儲備堅實,靜待良機攀登高峰。

木土落入的星座、宮位及相位,顯示出靈魂意志為此生選擇之「天賦資產」及「挑戰課題」,其精神可喻為:如何藉由「禍福相倚」之法則,修持中庸之道,避免極端性變異,為生命培養「風險管理」的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