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靈魂的另一半」下 ——釐清男女的「性別差異」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年版

在全世界大多社會文化中,男性扮演主控者,女性扮演配合者。

男性因生理功能、大腦結構及內分泌,天性偏好爭強鬥勝,在競爭心、挑戰欲、成就取向,通常較女性為高。男性常被家庭賦予「光宗耀祖」的期許,擔負主要的家計責任,而投入競爭激烈的職場、商場及官場,和他人拼個高下輸贏,取得金錢收入、工作績效及職務升遷等,使生存條件提升的「戰利品」,帶回家奉養老小,並取得一家之主的主導權力。

男女差異009

現代男性在文明社會中的競逐,與古代漁獵社會中的雄性,為了取得生存所需的毛皮血肉,在面對豺狼虎豹等猛獸時,鼓起勇氣追蹤、設陷、拼搏、廝殺等,鬥智鬥力流血流汗。最終捕獲目標,扛著用生命換來的戰利品獵物,回到部落慶功的行為模式,幾乎如出一轍,顯示人類行為依然受到生物本能的制約,數萬年來不曾改變,都屬男性優勢的主導性(火象)及建設性(土象)發揮運作。

這種「女性陰柔,男性陽剛」的性格特質和行為傾向,在現今男女平權的社會中,性別理想、要求與偏見,日趨淡化下,已有越來越多的例外,因此有所謂「肉食女」及「草食男」的出現。但大體來說,不管是在未開發或已開發地區,在排除了社會制度、文化風俗、家庭教養及父母制約等因素下,男女行為模式大多數仍然如此分佈,顯示男女無疑有著「先天性」的生理差異。

承認男女有別最大的好處是:

雌雄有別的設計,是讓生物具有一定的分工性,女性除了生育的天職外,更具有許多男性沒有的長處。女性應依照自身的優勢,來界定生命成功的定義,不需順從父權社會的價值觀,改變自己以適應社會的要求。

父母對子女不單只是養育照顧的職責,在子女教養上,更有男女兩性的行為示範,不可取代的差異性。父母角色不能輕易互換,否則可能使小孩對性別角色的扮演,出現失調及困惑的狀態,造成社會適應不良。

人類社會中的「婚姻制度」,對雄性動物的生物機制而言,是種不符合本性的強制作用,如能體認到「性行為」在男性及女性的大腦中,有著不同的起源及動機,能使我們更加扮演好夫妻的角色。

生命的本質是雙性的,是種陰陽混合的「一體性」

每個人都需要藉由親密伴侶相處的磨擦及不合,刺激自己改變,調整既有的行為模式,展現內在的潛藏特質,補足自己先天發展不足之處,或是讓後天壓抑的弱勢功能,得以強化健全,活出更完整自足的「全我」。

如此彰顯出一個原理,伴侶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經常只是自己對伴侶的需求和期待,所造就的一種「投射作用」罷了!因此,親密伴侶只是內在的另一個自我,是自己活不出來的內在人格,是自我內在壓抑或矛盾的投射對象。

我們和伴侶的相處及互動中,無論是愉悅和諧或是衝突磨擦,本因都是來自「內在的分裂與對立」,是自我內心對人事物的抉擇態度,抱著一種「To be or to be not」(該與不該)的兩難與掙扎心態,所呈現的一種投射作用。惟有反求諸己,透過自我觀照覺察與充分修練,徹底整合「小我的分裂」,如此方能從外在世界中,找到自己「靈魂失落的另一半」。

藉占星學「火土風水」作為譬喻,透過具系統化的認知、理解及思考,無論男女,都可將手邊對另一半的「無字天書」,開始填滿自己的觀照和體驗。

從此以後,未婚男女將不再感嘆:「相知相契的另一半」,是難尋的稀有動物。已婚男女也不再抱怨:「結髮牽手的另一半」,是全世界最難懂的絕種動物了。因為他們只是反映出你(妳)並不瞭解真正的自己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