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熒惑守心」 上 —假天象逼死真丞相之謎—

量子占星 / 彭定軒2014年版

中國古言「天垂象,見吉凶」,乃是星象家透過實際的星象觀測,再運用星體的象徵性,做為一套語言,對天災異變做出各種說明及預測,為當局主政者的統治權威和治國策略,提供合理化的說辭和建議,展現出「天人感應」的文化意識。

自古以來,水、金、火、木、土等五顆行星的視運動,就被觀測出有「順行」、「逆行」、「留」等情況,「視運動」是指以地球為中心的觀點,來看行星的運動情形,我們每天看到太陽的東升西落,也只是太陽的視運動,實際上是地球本身自西向東旋轉。。

中國早期由於觀測技術不夠精密,並沒有察覺到行星的逆行,到了春秋戰國,由於科技進步及觀測資料較完整,才有星象家對行星運動做了更精密的觀測記錄,開始發現太白(金星)、熒惑(火星)有逆行運動,而水星因距離太陽太近不易觀測,木星土星因公轉週期較長,逆行現象不易觀察。

古代中國星象家認為「熒惑」(火星)的運行狀況,特別值得密切關注。<漢書‧天文志>中有:「熒惑為亂、為賊、為疾、為喪、為饑、為兵,所居之宿國受殃」,「雖有明天子,必視熒惑之所在」。尤其當火星運行到中國二十八宿之一的心宿時(相當於天蠍座的中部附近),最為兇惡!

當朝的天文官(明太祖後統稱欽天監)就會向皇帝發出警告,因為自古即有「火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官」;「火逆行於心,泣哭吟吟,王命惡之,國有大喪、易政」;「熒惑犯心,天子、王者絕嗣」;「熒惑守心,主死,天下大潰」等,諸多此種徵兆與地上動亂對應的史實記載,不是皇帝崩就是大臣亡,都涉及皇帝安危及社稷興衰,足以「動搖國本」,不可不慎!

在西漢成帝綬和二年時(西元前七年),天文官奏告皇帝,觀測到天穹中出現了「熒惑守心」的凶兆,就是火星在「心宿二」(黃道天蠍座的主星,其色明紅)附近,出現來回「逆行」徘徊不去的現象。

讓我們先回顧一下西漢歷史,在窮兵黷武的漢武帝之後,經昭帝宣帝二朝的休養生息,經濟民生從耗竭的困境中恢復,史稱「昭宣中興」。但在宣帝死後,繼位的元帝因實行「柔仁好儒」政策,曾將王昭君「出塞和番」,送去匈奴換取和平,國勢走向衰落,皇權開始旁落,外戚與宦官勢力興起。

元帝之後成帝繼位,成帝極好女色,經常微服出巡訪美,成語「環肥燕瘦」,「環」是指唐玄宗的貴妃楊玉環,「燕」就是指漢成帝自外帶回的歌妓趙飛燕。趙飛燕攜妹妹趙合德入宮後,同受成帝寵愛,因趙氏姐妹皆無法生育,因而嫉恨其他妃嬪,竟下毒手殘害,幾乎所有妃嬪的子女,均為趙飛燕姐妹謀殺致死,史稱「燕啄皇孫」。

由於成帝沉迷酒色,無暇治國不理朝政,外戚王太后集團興起,家族權力膨脹,專斷獨行。朝中權臣迎合成帝心意,指稱此次「熒惑守心」的險惡天象,應由當時丞相翟方進承擔責任。

成帝於是下了一道詔書,斥責翟方進在位十多年,天災不斷,民不聊生,如此無能,怎能心安理得尸位素餐,請丞相自行「審處焉」!翟方進自知「主死」的命運已定,於接詔之後自盡身亡,成為中國歷史唯一因「天象示警」,代皇帝而死「以塞災異」的丞相!

但做為替罪羔羊的丞相「獻祭」於天後,皇帝並未因此逃過一劫,在翟方進死後的一個月,酒色侵骨的成帝竟真的「上應天象」,一夜暴斃在趙合德的「溫柔鄉」中,趙合德隨即畏罪自殺。後世揣測成帝死因,多半是因房事之需,長期「用藥過量」導致。

726《占星講座》尋找靈魂的暗夜:微光

窺探天王、海王、冥王,三星的荒誕劇場

FB活動專頁

活動報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