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演化、占星學  上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年版

 

「人類是什麼呢?我們是宇宙整體的一部分,但是受到時間與空間的限制。

人類探索自我,產生了一種視覺幻象,認為自己的思想和情感迥異於其他物種。

在這個幻象下,人類囚禁自己,畫地自限,只專注於自己的欲望,也只能關愛親近的人。

唯有開放自己的情感,擁抱萬物,人類才能逃出這所監獄。」               ——愛因斯坦

 

假設在十萬年前,有來自太陽系之外的高等文明,在宇宙間尋找其他生命形式之際,偶然發現了太陽系中距離恆星第三近的一顆行星,將會發現其上大部分的面積,被厚薄不一的冰層覆蓋,或是被流動緩慢的冰川佔據。如果這些外星高等文明生物,將飛行器停留在星球赤道附近,僅存的一塊大草原上空,就會發現尚有許多奇妙的動植物,如猛瑪象、劍齒虎、恐鳥和大地獺,活躍其上,其中一種新演化出來的物種——現代智人,不知是否能引起這些星際訪客的注意?

以進化論的觀點,人類是因為擁有某些條件,才得以在地球占據一席之地,並成為萬物之靈,這個條件就是全宇宙最複雜的結構——人類大腦。人類文明的起源,在於複雜大腦對宇宙萬物的好奇與不解,胡思亂想的程度,已遠超過謀取溫飽的需求,開始追求精神的滿足。

現代生物演化成就的量尺,是神經系統的密集與複雜化程度,就人腦而言,僅重一點五公斤,約莫兩個拳頭大小,卻有一千億個神經元,每個神經元之間可以形成一萬個連結,使得人腦神經元的可能連結高達一千兆種,比整個可見宇宙的繁星還多。

有些人將人腦簡單比喻為轉播站,統合輸入的訊息與輸出的反應,做出機械化的制式反應,有些人則視人腦為超級電腦,依據不同系統及程式處理訊息,並作出合乎邏輯運算的反應。有的人認為人類的心智不僅於此,它天生渴望「秩序」與「邏輯」,在感覺器官「眼耳鼻舌身」,不斷接收的訊息中,建立一種可解釋的規則。

也就是說,人腦不僅是機械或電腦,它會超脫線路結構與系統程式的制約,並無中生有,創造一個有頭有尾的敘事,為當下事件瞬間「編排」合理的脈絡。人腦在創造故事的同時,會拋棄無益於敘事的訊息,挑選有用的訊息,為這些訊息建立關連,織成一個有意義的網路。

人類敘事的方式,會先用大腦挑選訊息,讓內容依附在相對客觀的事物上,加以解讀並賦予意義,但在其中加入自己的主觀經驗,讓敘事超過發生的事實,多出了自身的解釋,目的是在告訴自己一個合理的故事。

《占星講座》尋找靈魂的暗夜: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