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科學家對占星學的不同態度  上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年版

 

1993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美國化學家凱瑞.穆里斯(Kary Mullis 1944-),在他的科普著作《Dancing Naked in Mind Field》(中譯:迷幻藥,外星人,還有一個化學家,1999大塊出版)中,曾自述一個故事:

「在1960年代中期,前後陸續有三名陌生人,都一次就猜中我的太陽星座,這令我開始對占星學產生好奇心,三個人都一次猜中我星座的機率是多少?。

第一個人是我在喬治亞理工念書時,住在亞特蘭大的鄰居,年僅十歲的愛瑪,一日我正抱著日用品走上台階時,她在一旁宣布:『你是魔羯座!』我不禁停下腳步,她怎麼知道?我問她:『魔羯座是什麼樣子?』她答道:『就像你這樣!』

如果她只是亂猜,那可猜得真準!在你出生之時,太陽會落在黃道十二個星座的其中一個,如果說你是雙魚座或魔羯座,指的是在你出生當天,太陽正位於雙魚座或魔羯座的天空區域,因此一次就被人猜中的機率,乃是12分之1。

下一次,有人使我對自己的星座恍然大悟,是三年後在柏克萊唸生化學位時,一次我在宴會上和某位女士談話,她說到一半突然停下來:『你是魔羯座,我有把握。』

她怎麼知道的?她說是因為我說話時擺手的姿態,以及不擺手的時候,靠著櫃檯的樣子,我當時朝前傾,接著後退。

她們倆都可能只是亂猜,猜中的機率是12分1,因此兩個人一次都猜中的機率,乃是144分之1。

在柏克萊那個宴會後,約一個月的晚上,我們在納瓦洛河畔紮營,大夥兒在火堆間四處走動,我在說故事,有個人站在我們圍的圈圈外,聽我說完之後,他走近火光,大聲地宣布:『你是魔羯座!』

我叫住他:『你怎麼知道?』他轉過頭來:『因為你說話的樣子,先斬釘截鐵,接著又退縮,就像魔羯座的樣子。』他趾高氣昂地走了,高視闊步,像是可惡的天蠍座。」

凱瑞.穆里斯在書中道:「這說服了我,這三個人絕非偶然,他們觀察我的言行舉止,對我的太陽星座作了合理的猜測,如果真有人憑著這麼一點資料,就能猜到我的星座(機率為1/1728),那代表著,占星學的確值得一探究竟。」

穆里斯發揮科學家的精神,開始查閱專業占星學的書籍,學習占星知識,得知自己命盤中行星排列成兩個壓力三角(T-Square),而首任妻子的命盤中則有一個大三角。他為幾位朋友繪製了命盤,還試圖寫出一套排盤的電腦程式,但在1960年代的電腦資源下,知難而退。

後來穆里斯找到洛杉磯一家公司,使用電腦化的專家系統服務,可由龐大的資料庫中,找出符合命盤主個人的相關資料,來作星座命盤的分析。他收到共計五十頁的報告,發現大部分「一語中的」,但其中關於上升星座的,幾乎完全不符。

凱瑞.穆里斯發現,問題可能出在美國實施的日光節約之故,使自己出生時間出現一個小時的誤差,導致上升星座有誤。但要如何確定呢?身為科學家的他,將命盤解說資料影印成多分,分別拿給對占星一無所知的幾位好友,要他們讀完上面所列兩百餘項後,在認為描述不適用自己的條目上打叉,發現被選中的不符合條目,幾乎都來自上升星座。

於是他再跟洛杉磯的公司通信,要求重新服務,結果新寄送來的解說資料,果然符合得多。他再度請幾位朋友選出不適用於自己的段落,這一次打叉少得多,而且並沒有集中在上升星座的描述。

於是,他歸納出一個結論,如果輸入正確的出生日期和時辰,那麼電腦就可以計算並繪製,一張反應個性的占星命盤,至少有三位朋友證實了,「他們對我的瞭解,正如一個電腦程式(準確而一致)」。

 

【量子占星】諮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