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與「新聞貪食副作用」  上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年版

西洋占星中的水星,代表個人的學習傾向、欲望、能力和形式,其功能的進化,可從現代人的腦容量增加,大腦皮質表面積擴大,及神經突觸的高聯結度顯示,可說現代人平均比古代人要聰明許多。但現代人就算資訊充足,所知所得卻不成比例,為什麼呢?

因為人類在兩百年前發明了一種知識形式,即是「新聞」。從號外、報紙、雜誌、廣播、電視、網路、視頻到即時通訊,各式新聞蒐集了全世界的消息,大至造成重大傷亡的天災戰爭,小至女星家中的寵物造型,種種供人享用的心智零食。

但新聞之於心智,猶如糖分之於身體,入口甜美,多食有害。現代新聞為追求吸睛度及點閱率,會用盡方法加工,製成精緻薄脆的馬鈴薯片,或香Q彈牙的果汁軟糖,灑滿調味香料,讓人易於閱聽,一則接一則,欲罷不能,長期下來,對心智極具破壞力。

新聞當中藏有許多毒素,首先,人類的大腦對於駭人聽聞、令人震驚、前所未見、瞬息萬變,及攸關個人的刺激,會產生高度異常的反應,而對抽象複雜且有意義的刺激,反應則異常地微弱。新聞製造者充分利用這個特性,放上聳然的標題,編排精彩的故事,穿插醒目的照片,以及轟動的「事實」,緊緊抓住我們的注意力。

資本商業模式的運作正是如此,只有當買主確定廣告會被讀者看到時,才會花錢在「新聞馬戲團」上買廣告,其結果是知識性、智慧性、邏輯性、抽象性的訊息,和深層的複雜性背景等,有助認真思考及理解世界的內容,被有系統地淡化處理。

水星過度發達的副作用之一,是現代人對資訊的胃口越來越大,囫圇吞棗、盲目吸收,卻因過於片段、零散、瑣碎地雜食,而無力消化,也沒時間思考、深化、分析、判斷,遇事只有人云亦云,無法做出真正有智慧的選擇。人類是唯一瞭解「風險」觀念的物種,本來足以自豪,過度消費新聞的結果,會造成閱聽者錯誤權衡問題,使我們大腦帶著一張錯誤的風險地圖,四處冒然行動。

在媒體上看到的風險,經常並不是真正的風險,但我們常有杞人憂天的認知偏差,會擔心機率小的罕見事物,卻忽視更有可能發生的尋常危險。我們常因為氾濫成災的各式資訊、消息、說法、八卦,想像生活中充滿危險,而築起各種屏障來保護自己,卻對真正的危險視而不見,像是生怕蔬果被農藥、細菌、化合物所污染,卻仍大肆咀嚼高油脂的垃圾食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