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與「新聞貪食副作用」  中

量子占星∕彭定軒2014年版

西班牙文學家波赫士,在其短篇小說《嚴謹的科學》中描述:從前從前,有一個帝國很執著於製圖工藝,為了講求精確與真實,其地圖比例尺越來越小,從1比1萬、1比1千到1比1百!與時俱進,進步到只標記一個省份的地圖,足足有一個城市那麼大,一個國家的地圖,居然有一個省份那麼大。

到後來,這樣的地圖已不再能令帝國滿足,於是,製圖學家製作出一張1比1的地圖,面積大小全然等同於現實疆域,圖上每一個點都與國家的實地相符。因為地圖太大,一旦打開來,就把整個帝國給蓋住了,不見天日。於是國民將這份地圖運到了遙遠的蠻荒之地,直至今日,在沙漠西邊,仍有地圖的殘留紙片,供動物與乞丐住在上面。

與實物一樣大的地圖,顯然無法提供任何訊息,因為它只是現有物的一種仿製模型。小說中的描述,是現代人思考錯誤的極端情況,也就是所謂的「資訊偏差」。這無疑是一種迷思,相信得到更多訊息,自然會作出更好的決定。

水星受剋的副作用之二,是因為知道太多,所以想得太多,或根本懶得去想,只要google或百度一下即可。後資訊時代的真相是,新聞不等於知識和技能,充其量只是常識及資訊,更多是可有可無的消息跟八卦,重要性並不高。假設在過去一年內,你大約每天閱聽五十到一百則消息,整年總計吞噬了一萬五千到三萬筆簡短的新聞,可否舉出任何一則新聞,因為知道它的發生,而使你做出對生活、學業、工作、家庭及人生,做出更正確的選擇?

相信除了專業文字媒體工作者外,少有人能挑出五則以上為證,可想而知,新聞的實用比例低到無以復加。新聞機構希望人們不錯過任何生活大小事,相信他們正為你創造生存及競爭優勢,許多人落入這個陷阱,實際上,過度的新聞消費不但不能提升競爭力,反而使人的競爭力處於劣勢。

現代人在做重要決定時,更容易犯上資訊過度的謬誤,舉例而言,當你打算不跟旅行團,獨自去瑞士日內瓦度兩週的年假,準備找一間適宜的下榻旅館時。首先你就原有的認知跟預算,整理出五間旅館候選,並選上第一眼就很中意的那間旅館。然而你卻因為假期和金錢都得來不易,無法百分之百遵從自己的直覺,決定多蒐集些資訊,以提高決策的品質。

於是你開始埋首網路不同酒店的上百篇評論,苦讀各式正反意見,閱覽各地部落客的文章,點擊了數千張照片,並快轉了數百分鐘影片介紹。在努力十幾個小時後,很有可能,你最後還是選了一開始決定的那間旅館,通常過量的「額外」訊息,並無助於我們做出更好的決定,如果能把耗費的時間換算成金錢所得,應可住進當地高級的Le Richemond Hotel 了!